纸扎艺术是将扎制、贴糊、彩绘、泥塑、剪纸等技艺融为一体的民间艺术。其装饰艺术别具特色,体现了民间传统的装饰审美方式和文化观念。

纸扎大多是以高粱秸、芦苇、玉米秸作骨架,用不同质地、不同色彩的纸张裱糊,扎制成用于丧俗活动中的纸车马、摇钱树、金山银山、牌坊、门楼、宅院等的纸品。

△ 狮子头

壹 国家级传承人

△ 聂方俊

聂方俊是湖南省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生于1933年农历6月20日出生于纸扎工艺世家。

“别人管当爹的叫父亲,我却要叫"父师"。” 9岁那年,他正式跟父亲拜师学艺,应有的仪式一样都没少。“有威望的亲属长辈都请了来,像沈从文的哥哥,也就是我的表公,还有叔奶奶杨光慧(黄永玉的母亲)……”隆重的拜师仪式后,父亲便成了“父师”,他也开始了长达70年的纸扎生涯。

△ 聂方俊给狮头点睛

聂方俊在纸扎工艺上十分有天赋,10岁时便能扎些小东西。成年后参加工作,系国家干部。在干部生涯里,上班干工作,下班搞纸扎,一生中棒打不断对纸扎的情感。

文革期间的十年风云变幻,深刻而广泛地影响着聂方俊的纸扎人生,这其中,他既享受着纸扎带给他的愉悦,也遭遇过纸扎带来的人生厄运。然而,无论顺境逆境,他总与纸扎相伴,不离不弃。“文革”时期,聂方俊因扎黑色鲤鱼被下放到苗乡劳动,但他仍不忘用心研究纸扎立体结构,悄悄寻访凤凰城各家纸扎的制作流程,取其精华融入到自己的创意中去,冒险扎制,独自欣赏。

△ 聂方俊扎制骨架

每年,聂方俊要用完两车的竹子,将近200来根。“这些竹子是当地产的巨竹。竹节较长,骨节部分较平,竹丝比较细,韧性较好,抗拉力强。”

“不像南方的竹子的竹节短、骨节粗凸了出来,不够平整,竹丝也很粗,容易断。”整根的竹子先用刀破开,去除骨节,用破篾刀破出大小不同的竹篾。经过防腐处理、晒干、火烤弄弯。

△ 破篾刀

1986年,时年55岁的聂方俊作出了人生中至关重要的选择——提前退休,创办聂氏纸扎工艺社,就此走入了他纸扎创作的黄金岁月。欣逢盛世的聂方俊,以其数十年的艺术积淀和人生阅历,集众家之长、出聂氏之新,感悟和表现着时代的精神。他大胆运用了夸张和浪漫手法,纳天地清气、凝山水风骨,聚日月精华,制作出的飞禽走兽、花鸟人物,神形兼备,堪称一绝,成为凤凰纸扎的代表作,远销至香港、日本、韩国、意大利等地。 

1994年,他扎制的“太狮少狮”、“鲤魚跳龙门”等32件作品被湖南美术出版社收入《湖南民间美术全集美术拾零卷》;1997年北戴河中国万博文化城喜迎香港回归民间艺术作品展,吸引了洋人们惊奇驻足观看,他的5件作品被中国文化学会收藏。

△ 他的骨架作品还成为一些教授用来讲解建筑、动物结构、美术线条的教学用具

聂方俊的纸扎艺术造型依据传统的“形、体、面、色”四字原则,做工十分讲究,有其眼视可感,触摸可觉的立体形象,从传统手法元气中的“奇、古、丽、轻”和“粗、俗、野、土”而造就了凤凰纸扎工艺的独特魅力。现在全国很多工艺美术单位在研究凤凰纸扎工艺,研究聂方俊的纸扎工艺作点,他们购买聂方俊的作品而且还购买半成品,如狮子头、龙头骨架,不裱糊,不上色彩绘。单看狮子头骨架,做工就十分精美,当中有无以穷尽的奧秘,有力学原理、几何造型、对称组合等。

△ 他扎的狮子头嘴巴占去整个狮头的三分之一,非常夸张,但这样表现出传统文化中对狮子的认识——凶猛狞狰以立威辟邪

现在70个年头过去了,长年累月的劳作,使他患上职业病:严重的肩周炎和颈椎炎。加上年岁不小,使得他现在的双手明显的发抖,并且走起路来身子稳。然而他的双眼依然有神发亮,声音依然有力。

一个走马灯的裱糊,现在他要三天的时间,而过去只需要半天时间就足够。一个走马灯从扎骨架到裱糊和完成彩绘,在年轻的时候,他只要用一周的时间就能完成。但现在,他要20多天的时间。疾病和年龄,使得他的效率大打折扣。

无论如何,对于一个民间工艺的传承和发展而言,获取金钱上的回报,是一个现实的、不可忽略的问题。有时候,一些领导前来他家来参观,并喜欢他的一些作品。出于人情上的考虑,他免费赠送,但这些手工艺其实他已经付出很多的心血进去。

另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是,他的徒弟们对于彩扎这个行业并没有多少信心。尽管聂方俊有12个徒弟,但他们无法完全依靠这个手艺来生存。“他们无法纯粹依靠这个来生活。”多数徒弟的情况是,“在家里自己劳动,不是以这个为主业,单独靠这个没法养家糊口。

当地社会对于彩扎的整体需要也在下降。年轻人大多数外出打工,过年过节也没有舞狮子和耍龙了,于是过去经常需要的大龙头和大狮子头便没有市场。彩扎的前景更紧密地和当地的旅游市场关联。而它们要和凤凰古城里无数的玩意儿展开竞争。

贰 纸扎历史

纸扎的主要媒介和载体是纸,因此,纸扎是随着纸张的大规模生产而诞生的。考古资料表明,纸制明器最早出现于十六国时期,其原始雏形是平面形态的剪纸。由于纸张易于腐蚀或大部分用于焚烧等特性使然,历年来的考古发现中较为鲜见,仅在新疆等地发现有少量遗存。

△ 慈禧太后出殡的纸糊御前侍卫

△ 开路神方弼、方相

焚纸习俗的兴起是随着造纸工艺的成熟和推广逐渐开始的,丧葬纸扎工艺也由此进一步得到推广和兴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丧葬纸扎工艺的形成反映 的正是殉葬俑演变和发展的基本历程。纸扎归属于民间艺术,只是这艺术不能长久,所以很难保存下来。

△民国时期专门做纸扎的店铺的广告。这家冥衣铺叫“乾升斋”

宋代孟元老撰著的《东京梦华录》记载, “纸马铺,皆于当街用纸衮叠成楼阁之状”,是中原地区丧葬纸扎在宋代趋于成型的文献印证。在中原地区民间社会,丧葬一直被视为人生大事,也是重要的民俗活动之 一,作为其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丧葬 纸扎成为中原地区一种具有深厚文化内涵的民间美术门类。中原地区位于中国地理和文化的核心地带,近几十年来由于众所 周知的原因,包括丧俗及其纸扎在内的民间风俗和民间工艺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然而,由于民俗文化与生俱来的韧性生命力使然,丧葬纸扎在一些较为偏远的乡村也还有着不同程度的遗存。

△ 迎接亡灵的仙女

叁 纸扎题材

纸扎是丧俗中一种主要而又相当普遍的表现形式,并且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始终贯穿在祭祀丧俗之中。中国农村历来就有句老话:“喜事可省,丧事要重。”

纸扎以喜、忧区分,共分三类:

第一类为庆典、节日或儿童玩乐用品。其品种有过年闹灯的各类灯笼、玩具,有六方鼓型灯笼、八角灯笼、鱼儿灯笼,是儿童玩的,其中六方灯笼最便宜,鱼灯笼,工艺复杂,也偏贵些;有家家户户悬挂的跑马灯笼等,品种繁多。狮龙队的龙头、龙尾、狮头、龙珠、春牛、蚌壳等,都请扎匠扎制,龙身则请篾匠织制。狮子头的扎制,技术含量高,准确地说是织造,外粘桐油皮纸,做工精细,扎实,可耐受住舞师们剧烈舞动而不散架。

△ 纸扎狮子头

△纸扎龙,纸扎鲤鱼

第二类为一般焚化品,即冥品,通俗的喊法为扎货。较常见到的有车马、牌坊、香幡、金银山、摇钱树、灵堂、住宅院落(包括主楼、东楼、西楼)、起居床饰等纸质的贡品。百姓们认为亡者灵魂是永恒的,为满足亡者在阴间的生活,扎制他们生前喜欢或向往的生活用品,让他们带到阴间去享受。

△ 灵屋,供死者升天后居住的场所;童男童女,供死者升天后伺候死者的丫鬟随从

△ 金山银山,供死后所用;仙鹤观音,庇佑死者死后升往神界

△ 纸扎门楼

△ 纸扎仙鹤,纸马

第三类为大型祭祀活动焚化品。招魂,始于屈原,千载以下,在平江,这种巫楚文化遗风尚存,并极其盛行。做清事,拯孤、放河灯,超度无辜亡魂,在民间时常举行,属于公益祭祀。

△ 清宫中祭祀用法船

△ 在喇嘛和尚的引领下,吹唢呐,诵经焚烧法船超度亡魂

肆 制作工艺

纸扎的制作工艺流程主要分为扎制、糊纸、剪花、配色、组装五个部分,一共包括十四道工序。以下的具体制作流程主要以凤凰聂氏纸扎的代表作纸扎青狮头为例,其他品种的制作流程在扎骨环节依据具体形态略有不同,不过在总体流程上大同小异。

①扎制,将裁切好的“料材”,按照物体的形状扎 成骨架。

△ 扎制

②糊纸,就是把扎好的骨架用纸蒙糊起来。根据 不同的物体和物体的不同部位,纸张也不尽相同

△ 糊纸

③剪花,名为剪花, 实为刻花,是用各种色纸刻成 花纹图案装饰细部。

△ 剪花

④配色,扎工艺通常采用大红、明黄、菜绿、靛青、天蓝及黑、白等对比强烈的颜色。用各种图案和纹饰对物体局部进行美化处理。所用到的图案多种多样,有团花、角花、 蟹爪花、菱形花等。用颜料对物件的某些细部做简单的描绘,如阳世人物(女佣、看门人等)的五官,房屋的砖瓦缝等等。这种描绘只求形似、意会,点到即可。虽不精准,却要仔细认真。描绘手法以传统手工艺常用的线描为主,用简练的线条勾勒出人物的五官。有意义的是,阴世人物的脸部五官常常不用笔墨,而是用针在脸上相应的部位扎出若干针洞, 由针洞组成脸上的五官。艺人解释,阴世的人物要“ 隐形 ”。

△ 上色

⑤组装,是最后一道工序。将描绘好的纸扎品进行质量检查,剪去多余的绳头,抹平相接的纸缝, 看看形体是否合格。大型的纸扎品还需要安装便于 搬运的把手和绳索。

△ 纸扎狮头制作流程图

△ 捆法步骤示意图

伍 保护与传承

纸扎与死亡产生了联系,开始觉得恐怖,不吉利,其实纸扎人仅仅是人类对往生恐惧的投射载体;有趣的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烧纸扎这种习俗;香港台湾、南洋、甚至美国都见得到;纸扎的存在意义就在于被烧的那一刻,充满了象征意义,与其说是烧给死者,不如说是抚慰生者。

△ 河南乡村焚烧纸扎

在传统纸扎的部份,也开始转型朝艺术化精细化发展,比如传了四代的台北百年老店新兴纸糊店,他们的产品就非常精美。

△ 新兴纸糊店

2016年还参加了巴黎设计周,尽管纸扎存在的意义就在于烧掉的那一刻,做得再精美,焚烧殆尽都不会有人多看一眼,把他当艺术品摆在那欣赏时,反而引来无数赞叹;然而当巴黎参观者知道这是烧给亡者的东西后,就是一次文化的冲击。

△ 新兴纸糊店在巴黎

新兴纸糊店的第四代,从小就在这种工艺的环境下成长,对于他来说,纸扎是谋生的工具;就跟所有的手艺人一样,从来不知道什么匠人精神,只知道只有认真做做得完美,才会有口碑有客人上门。

△ 新兴纸糊店在巴黎

△ 纸扎狮头龙尾

△ 纸扎制作的黑色动画《零零肆》

△ 纸扎制作的黑色动画《零零肆》

丧俗体现了生者对死者的祭慰,伴随丧俗的纸扎工艺则体现了对死者的感情寄托。纸扎工艺正在随着时代的发展而逐渐消亡。一方面,丧俗葬礼的传统习俗正在逐渐被新式的葬礼所替代;另一方面,方便纸扎的出现正在取代旧式的纸扎工艺。这两种因素扼制了传统纸扎工艺的发展,那么我们该如何保护纸扎工艺?首先我们应对纸扎工艺的传承进行扶持;其次要正视纸扎工艺:它不仅是祭祀品,也是一种工艺品。纸扎文化是我国民间源远流长的民俗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已成为一种独具特色的民俗文化,它值得我们用心去保护、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