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们

致力于打造天下项氏最具影响力的公众平台!

观凤凰古城篝火舞会  (外一章)

 ——项见闻

当那一堆篝火撕破黑夜的帷幕,

山民们的激情便在篝光中点燃。

褐岩色的臂肌遒劲地隆起,

抖动一个民族精神上的不屈。

嘿呦—!

千万面架鼓手一齐擂出雄性的呐喊,

群山回应,山岚颤动。

山岚惊吓过度,石块滚滚泻落,

一枚弯月摇摇欲坠。

祖先从原始岁月留下来的火种,至今并未熄灭,

照亮着苗家山寨一部厚重的历史。

扭腰。蹬腿。摆臀。

阿妹戴着银手镯的玉臂一张一合,彩衣如蝶。

一只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展开羽翼,翩翩起舞。

旋转。擂胸。腾跃。

阿哥彪悍的胸肌与山峦一同起俯,

雄浑的声音链接开山号子的雄沉,

穿越山歌的奔放热烈,狩猎时的喧嚣和狂欢。

苗家儿女的梦啊,在呐喊声中,

此刻飞向更高更远的辽阔。

嘿呦—!

一道道呐喊声鼓声此起彼伏,宛若雷霆隐隐震动。

雄浑奔放的呐喊,勾起人多少千回百转的感慨万千。

那嶙峋突兀的山呵,该是苗家阿哥的坚强与刚毅。

千回百转的涧,是苗家阿妹温情忠贞的柔肠。

当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当血和泪水被苦难榨干,唯有这最后的一声怒吼,

才能叫人荡气回肠。

山民狂欢。篝火熊放。汗珠纷坠。

山风牵搂篝火热烈奔放裸舞,

轰轰烈烈,缠缠绵绵,经久不熄。

谁能理解一个在篝火摇篮中长大的民族,

对篝火舞会如此的热情和执著?

山歌,像苗家儿女感情一样丰富;

篝火,像苗家儿女的感情一样炽烈。

当荆棘与沼泽给生存带来艰辛,

当荒凉与猛兽对生命构成威胁,唯有火与呐喊声,

世界才不致于冰冷和沉寂,黑暗和恐惧。

嘿呦—!

无数双赤脚如槌如杵,

把山野荒凉的命运,捣成厚爱无极的热土。

谁不热爱自己的家园?

即便我这个踯躅的旅人,

此刻也将荒莽的前途猛然抛在身后,

心在贴紧激烈的阵鼓中,为自己的祖国

来一次气壮山河的呐喊:

嘿呦—!

               载于《诗选刊》2018年9期上半月刊

鹰之歌

山崩地裂,尘嚣直上九霄而弥漫。

大地昏暗,飓风卷动沙石而疯狂。

一场灾难骤不及防,家园在瞬间变为废墟。

四处断壁残垣,昨日的繁华已消失殆尽。

当翱翔蓝天的羽翼跌宕而落,

所有的不幸便接踵而来。

饥饿、恐惧、伤痕, 扑面而至。

信仰、梦想、追求, 全军覆没。

你已一息苟延。而夜,静谧无声,

一轮浅月在天际挂着诡谲的冷笑。

风,苍凉。如谁的手指捻动忧伤的琴弦,如歌似泣。

黑暗中,眼前的巉岩青面獠牙,如野兽般的面目狰狞。

没有退路。危机与恐惧,是一道悬在头顶的闸门,

会随时咔嚓落下,封住最后的生路。

难道就此束手待毙么?

一个声音从你心中冥冥地响起。

不!绝不!雄鹰的后裔绝不会选择妥协和退缩。

你艰难地睁开昏沉的眼睛,

挺立起曾经高傲不屈的头颅。

遥远的天际传来祖先幽远深情的呼唤,

霎间又点燃你心中雄性的血液。

于是,一千面战鼓从你心中擂响,

一万种呐喊在你心中齐声嘶鸣。

扇动翅膀。只要一息尚存,便要奋斗不息。

振翼而起,让你飞翔的羽翼再次俯瞰这辽阔的大地。

然伤痕,刚掠起的又沉重坠落。

痉挛。疼痛的皮鞭抽打遍体的伤痕。

颤栗。饥饿的折磨吞噬着虚弱的肢体。

绝不能呻吟!在这个世界上,

能拯救自己的,永远只有自己。

不幸,最能锻炼一个雄性的铁骨铮铮。

一次、两次、无数次。跌倒再爬,永不言弃。

从黎明到黄昏,从黄昏到晨曦。

当雷霆震动,暴雨倾盆,狂风再次掀起时,

你浴火重生的翅膀,便已能自由地搏击长空,

翱翔万里……

刊于《诗选刊》2018年9期上半月刊

项见闻宗亲简介

项见闻宗亲 ,湖北监利人,大学文化。省作协会员、香港先锋诗歌协会精英会员,《大西北诗人》诗刊副主编。 

2011年为纪念亡母而重新拾笔,在《人民政协报》、《中国纪检监察报》、《延河》、《诗选刊》、《北京文学》等数十家刊物及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等发表文学作品500多篇(首)。 诗歌十多次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入选《当代网络诗人诗歌精选》、《2014年中国当代名家诗选》等多种诗歌选本。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现工作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