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

9

到达凤凰时已是深夜,大家旅途疲劳,人困马乏,住所安排停当,随即入房间休息,一夜无话。

凤凰县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夏商周之前,即为“武山苗蛮”之地。各个历史时期各有归属,元时,统治者为了稳固政权,境内设五寨司,五寨长官司驻镇竿,后设镇竿守备。“镇竿”是用来统治“镇溪”和“竿子坪”的苗民的。明嘉靖年间设参将驻镇竿城,清顺治时设镇竿协副将,康熙时升协为镇,镇竿成为清朝全国六十二镇之一。因此地山高皇帝远,为便于统治,嘉庆时升为直隶厅,“直隶”就是“直接隶属”之意。“镇竿”之意实际可以理解为“镇压揭竿而起的匪患”,而匪患实际是苗民的起义。民族主义、军事意义及战争意义极其明显。民国二年为突出“民主”,改厅为县,因西南有一山酷似展翅而飞的凤凰,故曰“凤凰山”,古城因此而得名“凤凰”,沿用至今。1949年凤凰县解放,初属沅陵专区,1955年划归湘西苗族自治州,1957年改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直至今。但“古城”的历史只能追溯到清康熙年间,凤凰古城始建于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历经300多年的风雨沧桑,古貌犹存。现东门和北门古城楼尚在。城内青石板街道,木结构吊脚楼沿江而建,很有江南的建筑风格,据说苗民原是从中原蚩尤部的后裔,后经明代江南抗倭的战乱,然后迁徙而来。

我们所住的宾馆位于凤凰古城西南阜城门外,紧挨护城河处。进入阜成门就是文化广场,中间是一个凤凰展翅的雕塑,张牙舞爪的,极像一个动画“奥特曼”的怪物造型。右行即是古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前总理朱镕基题写的牌坊,上书“凤凰城”,苍劲有力,运笔潇洒、布局流畅,很是朱总理的风格,牌坊设计依然是吊脚楼的式样。牌坊向右是一个小巷,逼窄逼窄的,很不起眼,但却是文学大师沈从文的故居。沈从文是我国著名作家、历史学家、考古学家,以15岁的年纪出走从军,后事从文史文学,故名“从文”。凭借80多篇小说、散文及其相关的集子而立足文坛,和胡适、徐志摩、郁达夫、丁玲等都有师生或朋友之谊,其学术成就甚至超过前者,被成为“乡土文学之父”。沈从文的故居是一个南方古四合院,是先生祖父沈宏富任清同治年间贵州提督时购买旧民宅拆除后兴建的,是一座火砖封砌的平房建筑。四合院面积并不大,分前后两进,中有天井,两边厢房,大小共11间。马头墙饰、镂花门窗、小巧别致、古色古香。

从沈从文故居返回,牌坊边现在已有两个浑身涂满铜黑色的演员,一人手拿算盘、一人手执杆秤,不断变换造型,极似近现代的雕塑,和游人合影留念。牌坊左前方即是陈氏故居,陈宝箴是江西修水人,清光绪元年(1875年)被任命为湖南辰、沅、永、靖道职务,驻凤凰厅,其实在凤凰待的时间并不长,只一年零四个月。但因其“一门三代四杰”的名声、和在凤凰的政绩以及维新变法的政治立场而使这个百年古院蜚声海内外。陈宝箴后任湖南巡抚,抚湘三年,办报、开矿、办学堂、兴办实业,实为维新运动之“栋梁”;其子陈三立先生长于诗、古文、词,时人奉为中国近代诗坛泰斗;三立先生的长子陈衡恪(师曾),清光绪二年诞生于凤凰古城道门口,被尊为中国近代画坛领袖;三立先生的第三子陈寅恪先生是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陈宝箴、陈三立、陈师曾、陈寅恪,“一门三代四杰”的声名由此而来。陈氏后人中依然是群星灿烂,还有植物园之父陈封怀,著名诗人陈隆恪,著名编辑、诗人陈方恪,著名词人陈登恪......等十余文化名人。古院原是陈宝箴道台衙门的一部分,现在是“凤凰古城博物馆”的所在,内存先贤们的遗照、遗墨及其生前所用生活用品等遗物,和凤凰古城的及苗族风土人情、历史文化、重大事件的实物、图片、文字的说明和展示。至于古院,是一个不大的四合院,共10多间,木质阁楼、假山花坛、雕梁画栋、飞檐吊角,集汉文化和苗家民族风格与一体,本身就有极高的观赏和研究价值。

出陈氏古院左拐再折向右前行不远,即到崇德堂。崇德堂也是一个典型的四合院,依然木质阁楼,精巧严谨,各种文化交汇,不再赘述。清初,凤凰成为大湘西实际的首府,随着政治上地位的提升,商业文化随之繁荣。精明的商家纷至沓来,江西人裴守禄创立“裴三星”商号,一时成为凤凰首富,并出资兴建这座古宅。虽历经风雨,但仍可想见当时的显赫与繁荣。据说,裴守禄原来中过进士,弃官经商,累资巨大,曾资助朝廷,因此受到朝廷“敕封”,故曰“崇德堂”。“崇德”即“崇尚仁德”,标准的皇家口气。现在这里正在搞一个“匾额”的展览,各种匾额云集,均以书法见长,赞誉之词,比比皆是,亦可彰显主人当年的为人做派。

继续前行,即是杨家祠堂。北宋初年,杨业率军叛辽归顺大宋,杨业、杨延昭、杨文广......几代人镇守边疆,为大宋江山立下赫赫战功,杨家一门几代忠烈,因此成为中国封建历史上的一道靓丽的风景。后杨家败落,至清道光年间,杨家后人杨芳封太子少保、果勇侯、镇竿总兵,感念杨家祖上功绩,随捐资修建祠堂。祠堂由大门、戏台、过亭、廊房、正厅、厢房组成,窗户、门、檐饰件均系镂空雕花,民族风格依然。所不同的是,这里有一座戏台,为单檐歇山顶,穿斗式结构,檐下如玉斗拱,台柱雕龙刻凤。台上看样子正在演出一处“说媒”的地方戏,鼓乐齐鸣、锣鼓铿锵,粉墨人物、纷纷登场,唱念做打、一丝不苟。

杨家祠堂出门即是古城墙,向东不远即是“东门城楼”,也就是凤凰古城现存的东门的城楼。城门原为“升恒门”,城楼面对沱江,属上楼下门的结构,战备防守意义十分重要。估计古时会有吊桥与城外相连,现在里面却是两门土炮沿城垛而设,古时的冷兵器陈列,虽已锈迹斑斑,但依然觉得刀剑齐鸣、马蹄笃笃。

出东门,沿古城墙西行,至北门不远折向南一个里弄,里弄路西即是熊希龄故居。熊希龄为民国第一任民选总理。号秉三,凤凰县镇竿镇(今沦江镇)人,少有“神通”之称,15岁秀才、20岁举人、25岁进士,后入翰林。因崇尚维新变法,民国初年被选为第一任国务总理,是为“人才内阁”。但因反对帝制复辟,几个月就请辞。后虽又出山任职,但基本告别政坛,投身教育和慈善事业。抗日战争爆发后,熊希龄由北平到上海,负责战地救护工作。上海沦陷后,欲取道香港返内地未就,1937年12月5日病世于香港。故居依旧是南方四合院建筑,布局严谨,木墙木瓦,精致小巧,很富于苗族情调。古城北门依然尚存,但未加修葺,稍显凌乱,门洞之中甚至有许多杂物,脏兮兮的,和凤凰的盛名不太相称。紧邻北城强即是沱江,“沱江泛舟”的码头就在北城门楼前面。

沱江河是古城凤凰的母亲河,依城墙缓缓流淌,世世代代哺育着古城儿女。从码头上船,顺水而下,一路江水潺潺、清澈见底、水草依稀、缕缕青丝;右岸吊脚楼一一排列、紧压江面、楼角高挑、古色古香;左岸则是堤岸起伏、石条铺设、间或就有石台近水,江水浸漫。船工苗家大哥忽而引吭高歌,依依呀呀,或婉转、或清新,各具情调。至沱江转弯处,有一古塔,曰“万名塔”,原为清时文人烧字纸之用,系古时文人雅兴之举,后废。现代凤凰籍著名画家“鬼才”黄永玉牵头,广大群众集资在字纸炉塔的废址上重修,上刻“万名塔”三字,为万人集资改建之意。塔下,一苗家阿妹,渔歌互答,高调而和,引来阵阵喝彩和掌声。

沱江泛舟是在右岸下水,左岸弃船上岸即是“万寿宫”。万寿宫实际是晋商会馆,是在凤凰做生意的江西人于清乾隆二十年(1755年)所建。以后,历代晋商累加修葺,成了设计精巧独特,雕琢玲珑剔透的建筑群落。殿宇矗立、房舍众多,或飞檐翘角、或回廊游转、或卧龙啸空、或奇兽驰地,可以说是殿宇楼台荟萃的建筑艺术大观。凤凰处于湘西大山深处,古城内各种古建筑小巧玲珑、精致典雅。像万寿宫这样拥有4000多平方米的“大型”古建筑,的确少见,显得气度不凡。

出万寿宫,沱江沿岸商埠林立,曲曲折折,沿江而设,绵延不绝。在江北中餐过后,我们通过虹桥,又重新进入古城。“虹桥”是明时由于沱江改道留下缺口而始建的,到康熙九年(1670)又重建一次。它建在开挖的缺口上,为两台两墩三孔,主河槽两个桥墩成船形,恰似一条雨后彩虹横卧在沱江河上,故原名“卧虹桥”。民国三年(1914),沱江河涨特大洪水,使卧虹桥受到严重创伤。后来在凤凰人湘西镇守使田应昭的主持下,按原样整修如旧,更名为“虹桥”,田应昭手书的“虹桥”二字,雕刻在青石碑上,1955年改建为公路桥时,将石碑嵌砌在桥南引桥下侧的岩墙上。如今,虹桥是两层阁楼结构,也是吊脚楼的格式。下面甬道两边商铺一家挨着一家,买书的、买糖的、买银饰的......游人如织、生意兴隆。二楼是一个民俗展览的展厅,南头是一个小型的茶社。两边廊窗开阔,清风徐徐,景色秀美;两岸吊楼压水,千古悠悠;诗情画意,一涌而出。一对硕大的椅子靠屏风而设,中间是一个巨大的苗家烟斗,据说是苗王练气功用的实物。我也试着吸了几口气,不见动静,可见功力实在不及。

出虹桥向南行走是虹桥路,直通外城。此时,大家已经自由活动,我和一个弟兄一起乘坐当地的电动公交车,直奔阜成门。稍事休息,随即出来继续走进古城。古城实际是只有东正街一条主要的街道,由东到西,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历史古迹、各有归宿,小城春秋、千古悠悠。至晚间,几个年轻人撺掇着去沱江夜游,江左红灯串串、酒吧林立;江右吊楼压江、渔火闪烁;江中游船游曳、歌声阵阵。

第二天即是9月14日,大家随车返回,一路翻山越岭,说说笑笑,回到自己温暖的家。至此,此次路之旅圆满结束,期间,随意山水、品古吊今、感悟历史,各有千秋,自不必多言,肯定会有漏洞,有待后人补充完善吧。

特以此作为一种新年的祝福,并权作一个跋文。

【注:图片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路喆,男,汉族,中共党员,1971年生,河南省新野县施庵镇白岗村路庄组人。1991年毕业于南阳三师,中央党校本科学历,先后在唐河县桐河乡政府、唐河团县委、唐河县城关镇政府、唐河县滨河街道办事处工作,现供职于唐河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喜文字、爱旅游、常伴美酒,偶有诗文见著报刊网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