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一说到苗族,我就想起了仙剑奇侠传。哎哟,看来是中蛊了……

原本计划从芙蓉镇打道回府了,打开车程一看,下一站居然是吉首,那不就到了凤凰了嘛,那就顺便去看看吧。

大概下午两点到达吉首汽车站,再转车到凤凰县汽车站,再坐1路公交至南华门下车,此时已是将近下午3点。

在从吉首转车至凤凰的大巴上,车上进来一个大忽悠,又是苗族婚嫁、又是僵尸复活,说得天花乱坠,套票200元/人,晚上6点半会有车接送至“福地洞天大型原生态篝火晚会”,次日上午9点半有车接送至苗寨游玩。只是觉得相较于南方大多数景点门票,价格也不算离谱,我便“上钩”了。

一下车自然是赶紧奔袭客栈,虽没有预定,但凤凰最不缺的就是住宿,顺着导航,朝着事先在地图上确定的目标进发。

一家祠堂

在快到客栈的地方有一块较为空旷,后来才知道这里是沈从文广场,当中矗立着一座碑墙,上面写着“凤凰城”,落款“朱镕基  辛巳春”。旁边刚好有导游在一旁解说。导游的说辞是:当地官员请总理题字,但总理从不轻易题字,只写了“凤凰城”三字,为何不直接写“凤凰古城”呢?总理觉得,现如今凤凰城的原住民全都跑到城外去了,古城内的住宅都租给商人做生意了,题也只能题个“凤凰商城”。除非城里恢复了往日的生活气息,再给它添个“古”字还差不多。

当然,百科里提供了一个相对靠谱的版本:总理照例坚守自己不乱题字的作风,只留下自己的名字。落款“辛巳春 凤凰城”。当地为了突出总理题字对凤凰城的宣传效应,对这个题字进行了技术处理。他们把“凤凰城”放大,取代了主体“朱镕基”。于是便有了碑墙上的所谓题字。

到客栈安顿好之后大概是下午四点,离出发去看表演还有两个多小时,于是再次挎上相机、三脚架上街溜达。来到缓缓流淌的沱江边上,静看渔舟微漾、虹桥沧桑。

渔舟微漾

虹桥沧桑

踩着石头,扶着吊脚楼的柱子,我在沱江边上来回穿插,只为过滤那些攒动的人头。我也怕一个不小心,失足跌落水中,那样可就糗大了。看那江边的吊脚楼,不是咖啡店就是小酒馆,要不就是临江客栈,确实缺少一丝平常人家的生活气息。

江边吊脚楼

耍水的小孩

跨过沱江跳岩,我来到沱水之阳。傍晚时分,游人渐渐多了起来。正是由于过度的旅游开发,沱江的水质也在逐渐恶化。在这江边漫水的石阶上行走,一定要注意脚下,这不刚就有个胖墩儿滑落水中了。听导游说沱江以前是可以看得见底的,想想我家又何尝不是呢!

江中环卫

俯瞰沱江

沱水之阳

在这沱江之上,较为有特点的桥应该属这雪桥了。桥顶之上既可休息,又可观景,实在是个好地方。试想如果不是人头攒动,凉爽的夏夜,坐在雪桥上的亭子里与友人对弈依据,也是一件惬意的事。

据说沱江上的桥不在少处,所剩12座桥,座座各有特色。而我一方面因时间所困,一方面未有了解,便把这绝佳的景致给丢弃了。6点到南华桥头等车,将近7点才出发,到了福地洞天,又是一番苦等啊,19:50主持人、演员才开始登场。不过还好,这期间我到时可以准备我的相机。主持人是一位音色较为豪放的苗族妹子,一上场便是一通基本没人听懂的苗语。接着便是点篝火、敲大鼓、耍观众、卖书法、吃火炭、茅古斯、对情歌、竹竿舞等表演,最惊心动魄的就属那“湘西赶尸”表演了,虽然与传说的僵尸复活有些出入,可也是吓到了一些小观众的。

湘西跳大神

苗家大鼓

华丽盛装

这个互动如果觉得好玩的话,可以上去耍耍,只是千万注意别被灌多了呵。

戏耍观众

这个“大忽悠”不知道在哪找了个写字还像回事的老头,硬说是什么河南省某知名书法家,反正我是没搜到这么个人。当场写了几个字,200一副、300一副,就这么自产自销起来。估计后面大家都觉得不对劲了,基本上没人再举手响应了。

茅古斯舞

对唱山歌

湘西赶尸

台上的僵尸们并没有像林正英电影里面的僵尸那样一路蹦蹦跳跳,只是慢吞吞地腾挪着步子,是不是会突然向观众席冲过来,闹得小娃娃们一阵尖叫。我当即大吼一声:呔!休得猖狂!僵尸们这才似乎稍微收敛了些~

赶尸表演

最后在一阵欢快的苗家竹竿舞互动环节中结束了这场一般般的演出。这感觉就好像是你预期看到的是姚明,结果出来的却是潘长江。

苗家竹竿舞

演出结束

坐上班车到城中已是将近十点,此时的沱江边更是人头攒动,南华大桥的栏杆边已是人满为患。我想扒开一条缝都难。于是艰难地走到桥下,简单看了看沱江的夜景,便回到住处休息,为第二天的苗寨之行养精蓄锐。

沱江之滨

第二天一早6点钟起床,相对于东部时间大概五点半左右吧,这对于平时的我来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也不知是老板娘正巧起来,还是听见我准备出门的脚步声,她打着哈欠过去给我开门。街上还是静悄悄的,我开始去寻找沈从文故居。

早晨的街巷

一番回旋,总算找见,位置相对隐蔽,门楼也不甚显眼。还真是有不少人慕名而来呢,一大早便给一位大姐拍了几张游客照。

沈从文故居

随着高音喇叭的一声尖叫,旅行团开始了他们的狂轰滥炸,我立刻见缝插针,逃离这是非之地。沿着古城墙,一路狂奔至虹桥深处。

早安凤凰

沿江垂钓

我在东门附近走了两三趟也没有找见虹桥的入口,原来深藏在一条狭窄的巷子上方。虹桥里没有可以观景的窗口,取而代之的还是一间又一间的店铺,可见如今的“凤凰商城”真是名副其实。

虹桥之中

随处闹市,亦有不少精致的所在,比如这家“幽居初夏”甜品店,清新的色彩搭配以及精巧的风铃挂饰让人眼前一亮。

幽居初夏

按约定好的时间,上午9:30我感到南华桥头,等待前往湘西苗寨的大巴车。可是一直等到了10点出头,街上车多路堵,也是可以理解。

导游小哥自称是一名退伍军人,并且是凤凰当地的苗族文化宣传大使,所以他此行保证不会给我们强行导购,一路上也是在不断给我们宣传苗医、苗银、苗史等等传说故事。到了苗寨门口下车,在门口有一伙人强行让你通过一个草门,左右一边一个侍卫,前面摄影师给你拍一张照片,说是苗寨景区清点人数。接着就开始了徒步乡野旅行。

徒步乡野

在到达这个竹筏售票处之前的路途上,有许好几个留守儿童游荡在路口,有的在那里唱歌,有的直接问游客要吃的,有的则手拿着一两块钱的纸币在向人乞讨。之前导游在车上说的可是这里的孩子都很懂事的啊,怎么回事这样的呢?不解中……

蚩尤湖前

泛舟蚩尤湖

土匪洞口

在峡谷中穿梭自有一股清凉,此处向天空仰望有一个形似爱心的天窗,导游又开始宣扬苗家人的孝道文化,希望众游客也能够发扬自己的爱心、孝心。

爱心之窗

顺着这么陡的扶梯要爬到上面翻着红光的石洞中,不禁想起矿井中那近乎垂直的梯子,太特么难爬了。千万别拿你的手机在那骚躁,危险!

爬梯进洞

下面黑黢黢的空旷地,就是老版《乌龙山剿匪记》的取景之地,这就难怪电视里黑漆嘛唔什么都看不到了。

从土匪洞出来是一片山顶平台,此处有吃有喝,还有纪念品。导游迟迟不领队出发,窃以为也是在暗中促进游客在此地消费吧。店面里的大姐不停地喊着“野猪肉、野鸡肉……”反正我也是一百个不敢吃。绣着花荷包的老太太们一个个精神矍铄的,年岁应该也都不小了。

山顶小铺

绣花老太

休息结束又是一程竹筏,两次竹筏一共40元,全程不走回头路。我说电池快没电了,另一块电池落在车上了,导游说车在村长家附近的停车场等我们。

二次乘船

船靠岸后爬了一段山路,路边有一茶摊,免费品茶,茶壶中泡的是当地山上的刺梨果,说的是有一大堆的好处说不尽。然后来到一处苗寨,可是附近居然连一个居民都没见到,这是什么情况?都出去务工了吗?广场上一处“上刀山”感觉好久都没有用过了……

苗寨广场

导游一边宣传着刺梨果的神奇功效一边把我们带进了一间古宅,对着一口方形水缸里的银色金属对我们讲述苗人用银解毒养生的历史渊源。

苗族古宅

参观完古宅,导游领着一众人爬上一个小高地,指着路边屋内一位96岁高龄的老太再次宣传起了苗族的养生文化。果不其然,导游带我们进了一间售卖刺梨果干的门面,里面依然可以免费品茶。只是导游在这里当起了促销员,说这是当地妇女主任发动村寨里的留守儿童上山摘得的野生刺梨果,希望大家都能够献上自己的一份爱心。

午饭时间到,导游带领着大家伙儿进了一家名叫“早岗苗寨头牌山庄”的农家乐,导游指着墙上的照片以及楼板上的邮寄包裹告诉我们说这里就是《变形记》里“村长家”。听说苗族人有长桌宴,这个算吗?

为什么这老米酒有一股老冰棍的味道,确定是这个味道吗?58°的老烈酒就算了吧,喝两口下不了肚,想也不是什么好酒,算了。

还有两道主菜,一道海带炖腊肉,肉倒是不少,可是海带比腊肉要咸上两倍不止;一道粉丝老母鸡,可是老母鸡老得你啃不动、嚼不烂。剩下一堆拼拼凑凑的凉拌、咸菜……这就是号称价值48元/人的午餐。好在这“村长”家的农夫山泉还是建议零售价,不然去哪洗胃去啊……

海带炖腊肉

粉丝老母鸡

吃完午饭,又去到一个苗族文化博物馆。导游又在这里着重宣传了苗族银器的神奇功效,看到有些游客不屑一顾地站在门边,导游表示了自己由衷的不满。一套套果然是给下一程埋下的伏笔啊,最后我们来到的是苗族银饰传习所。

国库银砖

苗族服饰

拉丝工艺

导游一再强调希望大家能够把苗银文化宣传出去,整个苗寨行程,总体感觉这个文化大使还算得上一个正直的兵哥哥,至少没有强行要求游客消费。然而此时的我已经没有多少闲情逸致了,因为我要赶去吉首的汽车了,拍了两张照片便急急离开了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