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从江口坐最早一班车到铜仁,车费21元。

8点到达铜仁旅游车站,买到8点30分去凤凰的车票,票价22元。

从贵州黔南到黔东南,今天要离开贵州进入湖南湘西了。

在车站旁边一家很干净的小店吃了碗米豆腐,5元。

米豆腐是这一带的小吃,像我们云南的豌豆粉,做法吃法口感都差不多,只是用料不同而已。豌豆粉除了凉拌还可煎炸,洒上辣椒粉,可好吃了。

9点30分到达凤凰,看到有凤凰到武陵源的车,就买了次日下午的票,省了去张家界转车。

沿沱江岸边向古镇行去,先去找网上订的本先生青旅。

遇到小朋友穿苗族服装拍照。

沱江的水已被污染了,看过贵州镇远古镇再看这里,对比明显。

终究,我还是来晚了。

在这段江边小巷里来回走了两遍,都没看到本先生青旅。

问了巷子里一家客栈的小伙,小伙说在对面,直接把我带到一家鞋店前,说进去就是了。原来青旅在这家鞋店楼上,招牌横挂在鞋店门头,不甚明显,被我忽略了。

楼梯上挂了一溜瓷猫。

椅子上躺着一只真猫。

前台的台面上摆满各式小玩偶。

只是,没人。

参观了楼上两层,过道的摆设很文艺范儿,楼顶有晾晒衣物的天台。

遇到位打扫的大姐,让我打老板电话。打了,听到手机在客厅响,没人接。看来这位本先生很悠闲呀,该是手机放着就出去了。

跟那只睡觉的猫坐了会儿,上来一男子,直接拍客厅那面蓝色的木墙。木墙滑开,出来一个小伙,看到我,抱歉地说他睡着了。“本先生”是这位吧,但也有可能,是不是那只睡觉的猫呢?

6人间,床位36元。

房间装饰很文艺,卫生间门口墙上还装饰了一扇木门。

住了两个姑娘,已经住了几天,今天要走了。

巷子里有炸螃蟹、小虾,一串串的,看着就很诱人。

我这牙怕整不动螃蟹,要了串虾,10元,很贵,但味道真是太好了!

路过田氏宗祠,进去转了转。

田氏宗祠里保存完好的一座戏台。

在附近一家餐馆要了盘炒山笋和米饭,解决了中饭。山笋很嫩,味道很好。餐费17元。

穿过虹桥,想先去沈从文故居,结果我走大了,直接走到了阜城门。

凤凰广场,图书馆

澜溪河边的民居

当地人扎的鸡毛毽子,很漂亮。

看了街边的地图,问了本地人,人家还带着我走了一段,我在那些巷子里穿来穿去,愣是没找到沈从文故居,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我这是武功退步了?

罢了,先去看博物馆吧。

凤凰古城博物馆乃是著名艺术家雷雨田先生个人独资的,收门票。

博物馆是凤凰九景之一。干脆买了个九景套票,148元。

博物馆小楼很精致,是原陈宝箴世家的百年老宅。

雷雨田作品  湘荷(局部)

馆内有雷雨田的作品、收集的艺术品及文物、古董等,都很精致。

古人生活的细节及其美感,让人惊叹。

双鱼锁

论享受生活,古人做到极致了。

后院里藏了一个百年暗道。有钱人家必备设施。

在附近的小巷口又问了一个当地人,终于找到沈从文故居那条巷子了。

一群小学生正在录视频,旁边的小男生拦住两边的游人不让进入拍摄范围,并请求噤声。

沈从文是我国著名的文学家、历史学家,著有《边城》《湘行散记》等,被誉为“乡土文学之父”,两度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1931年-1933年在青岛大学任教,抗战爆发后到西南联大任教,1946年回到北京大学任教,建国后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历史与文物的研究,所著《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填补了中国物质文化史上的一页空白。

沈从文在凤凰度过了幼少年时期。故居位于古城中营街10号,一座典型的南方四合院。

沈从文在北京用过的部分物品,搬至凤凰故居陈列。

不知一代文人坐在这窗前,写下怎样的文字。

沈从文、边城、凤凰,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天后宫不能拍照,进去看了一圈,面积不大,我不烧香拜佛,很快就出来了。

崇德堂,凤凰九景之一,1884年由江西人裴守禄修建。

裴守禄中过进士,后来做生意发了财,成为凤凰城中首富,40岁时修起了崇德堂,摆放其从各地收集的宝贝,最出名的是各式匾额。

据说摆放钟、镜子、花瓶,意喻“终生平静”,主人修身持家之追求。

此间各房皆是相通的。

看这些细节,你会感慨自己没有生活过。

衣帽架顶部

习字台

杨家祠堂

戏台

走街串巷逛到熊希龄故居。看过那些百年老宅,再看熊希龄故居的低矮门脸,以致我验票的时候问服务员这是不是偏门,答正门。

故居现存房屋4间,基本是保持原貌,比较矮小,但富于苗族情调。

熊希龄在此度过了他的童年。他天生聪慧,被喻为“湖南神童”,十五岁中秀才,二十二岁中举人,二十五岁中进士,后点翰林。1913年当选民国第一任民选总理,由于他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不久就被迫辞职。晚年致力于慈善和教育事业,1920年创办著名的香山慈幼院。1937在香港逝世,享年68岁。

熊希龄故居的旁边有个小型的艺术展厅。小巷前方的文庙未开放。

北门

在贵州镇远就看到这火参果,长相比较诱人,卖15元一个,这里只要半价,买个尝尝。

顶部开个口,插根吸管,把里面绿色像黄瓜芯的凝胶状果肉和籽搅碎吸食,不好吃也不难吃。据说补水养颜。

沱江上的跳岩


在蜀南竹海的石墩上犯过晕,虽然跳岩没那么高,但不敢再试,往来我都走旁边的木桥。

沱江吊脚楼

虹桥

万名塔

吃完晚饭继续逛,赏凤凰夜景。

走在城墙上,本是被后面那个戴济公帽的小哥吸引了目光,手慢了,小哥已跟姑娘换了岗。

雪桥

虹桥

风桥

雾桥

云桥

看完雪、虹、风、雾、云五桥,买罐冰啤,坐在沱江边看江上游船。

夺翠楼

经过一家小店,俩女子正坐在门口打非洲鼓,店深处挂的图案吸引了我,征得同意拍个照。

许是啤酒的缘故,手不稳。

哈哈,好吧,跟酒没毛关系,我的手向来不稳。在贵州丙安古镇没办法拍全景,小伙伴说我手抖,我拒绝接受,后来无数次尝试失败后,我不得不承认了。

至于酒,朋友欢聚,我向来是举杯频频但喝得最少的那个。用师兄的话说,千万别说会喝酒,丢不起那个人。

沿着沱江在人群中穿行,路过一个个喧闹的酒吧,回到本先生青旅,同屋的俩姑娘已经退房走了,房间也打扫干净,今晚的六人间我一人独享了。

凤凰九景:沈从文故居、熊希龄故居、杨家祠堂、崇德堂、古城博物馆、虹桥、东门城楼、沱江泛舟、万寿宫。

昨儿已逛了前六景,今儿第一件事就是沱江泛舟。

从小巷左拐即到江边跳岩,清晨比较清静。

雪桥上已是人头攒动。

跳岩和北门码头

从雪桥逛了一圈过来码头才开放。

又等了二十几分钟,坐船的人仍只有我和另外一家三口,今儿沱江泛舟的第一艘船,原本载10人的,载了4人出发了。

游船行程从北门码头到万名塔。季节不对,没看到江上薄雾,遗憾。

在码头岸边,看着这千年的凤凰和沱江,曾经一张凤凰的照片让我牵挂多年,照片里虹桥和沱江吊脚楼的苗族风情混合着湘西赶尸的神秘,直击心灵。你等我千年,我终于来了,可神秘荡然无存,沱江的烟雨也不知所踪。

正想得出神,忽然就下起了小雨。

一点一点的雨滴落入江中,渐渐笼成了烟雨。

我笑,心中欢喜,感动,释然,知恩。

你终未负我,我亦不负你,好好看这场烟雨。

这座名虹桥的风雨楼横卧于沱江之上,乃朱元璋为断凤凰的龙脉所建。两层,一楼两侧有各式小商店,二楼为文化艺术展。

我登楼只为看烟雨中的沱江,虹桥是绝佳之地。

虹桥上的边城书社。我在此间买了手绘凤凰的笔记本和冰箱贴作纪念。

万寿宫

万寿宫里看了一会儿演出。此间也是艺术展览。

东门城楼

城楼内景

逛到雨过天晴,心满意足。回青旅房顶收衣服,竟在滴水,晾了一夜啊!而后恍然,只顾欢喜这场雨,未曾想起晾晒着衣物。

沿沱江而上,去车站,前往下一站,张家界武陵源。别了,凤凰。

道旁一棵树上结的,不知是花是果是何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