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是一块风水宝地。这里群山连绵、土地丰饶,有沅江和澧水二江穿越其间,诗人屈原辞赋中的“朝以枉渚兮,夕宿辰阳”、“沅有芷兮澧有兰”,描绘的便是湘西。

  凤凰,湘西最美的小城。

  凤凰,隶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东与泸溪县交界,南与麻阳县相连,西同贵州省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接壤,北和吉首市、花垣县毗邻,有“西托云贵,东控辰沅,北制川鄂,南扼桂边”之称。

  凤凰,是湘西之旅的第二站。到凤凰时,已是晚上八点。出行前,友人特别关照:一定要住在沱江边,一定要欣赏凤凰夜景。这两点,我都做到了。下榻之地,便是沱江边一家叫“飘摇摆渡”的客栈,这是一家由湘西特色的庭院略加改造的私家旅店。

  丢下行李,匆匆出店,尽情饱览沱江的美丽而灿烂的夜景。 

  沱江边,夜店、酒吧林立,灯火辉煌,五色斑斓。游人如织,兴奋而新奇地在这辉煌与斑斓之中流连。

  住在江边,其实是个错误。清晨五点,便被早起的游客吵醒。刚刚六点,窗外已传来导游的讲解声。想睡个懒觉,都不可以啊!

  被吵醒了,再也难以入睡,索性出门,加入游人之中。

  白日的沱江,显然比它的夜晚逊色许多。褪去夜色虚幻的小城,却更加清晰而真实。将昨夜逛过的街巷,再重新走一遍,依旧觉得新鲜有趣。

  街巷内,有许多名人的老宅子。最先去的是凤凰古城博物馆,此馆乃清末著名维新派骨干陈宝箴的百年老宅。

  陈宝箴(1831-1900),字相真,号右铭,晚年自号四觉老人,江西省义宁(今修水)县,是我国著名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的祖父。

  1895年,陈宝箴在湖南巡抚任内,与按察使黄遵宪、学政江标等办新政,开办时务学堂,开设矿务、轮船、电报及制造公司,创办《湘学报》,是地方督抚中惟一倾向维新变法的实权派人物。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康有为、梁启超等维新派变法失败后,陈宝箴以“滥保匪人”被罢黜。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去世,终年69岁。

  离陈宝箴宅子不远处,便是作家沈从文先生故居。

  沈从文(1902-1988),原名沈岳焕,字崇文,我国现代著名作家、文化史专家,曾两度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沈从文出生于湘西凤凰一个旧式官吏家庭,伯祖沈宏富曾做过贵州提督。沈从文祖母是苗人,母亲是土家人,因而他身体里流淌的是多民族血液。

  1923年8月,为实现自己的文学梦想,沈从文从湖南常德出发,只身去北京求学,幸运地成为北大的一名不注册旁听生。实现文学梦想后的沈从文,始终没有忘记这片养育过他的土地,他将最浓重的笔墨留给了这片土地,先后创作了散文短篇系列《湘西散记》、散文长卷《湘西》,短篇小说《萧萧》、《柏子》、《会明》、《媚金、豹子与那羊》、《阿黑小史》和中篇小说《边城》、长篇小说《长河》等等大量描写湘西风土人情的作品,也为读者构造了一个丰富多采、神奇陆离的湘西世界。

  许多游人,包括我在内,就是通过他的作品,发现湘西,走进湘西,从而迷恋上湘西的。

  “由四川过湖南去, 靠东有一条官路。 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茶峒地方凭水依山筑城,近山的一面,城墙如一条长蛇,缘山爬去。临水一面则在城外河边留出余地设码头,湾泊小小篷船。船下行时运桐油青盐,染色的棓子。上行则运棉花棉纱以及布匹杂货同海味。贯串各个码头有一条河街,人家房子多一半着陆,一半在水,因为余地有限,那些房子莫不设有吊脚楼。河中涨了春水,到水逐渐进街后,河街上人家,便各用长长的梯子,一端搭在屋檐口,一端搭在城墙上,人人皆骂着嚷着,带了包袱、铺盖、米缸,从梯子上进城里去,水退时方又从城门口出城。”

  小说《边城》中的茶峒,分明就是凤凰。

  解放前,湘西是全国土匪最集中的区域。整个湖南有18万土匪,而湘西便占了10万以上。湘西土匪,不仅多,而且很猖獗,既有历史背景,也与其地理位置有关。湘西地处偏僻、交通闭塞,野蛮剽悍落后的风气,自然较其他地区严重。在凤凰街头和沱江两岸,我们能看到用土匪装扮来招揽游客拍照的生意人,也就不足为奇。

  凤凰城里的居民,近半数是苗族。除了老人外,年轻人很少穿本民族服装。街头那些穿戴华丽银饰服装的苗家阿妹,已带有明显的商业性质。当然,女孩家若能穿上苗家女儿出嫁时的服饰留个影,也不枉来凤凰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