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纪事系列

湘西是一个个片段。

——它是边城拉拉渡那欸乃的船声,是翠翠迷茫而执着的守望……

——它是凤凰古城晨雾笼罩中的吊脚楼,是吊脚楼下浣衣洗菜的阿嫂忙碌的身影……

——它是满山的绿竹、新发的竹笋、微雨中的斗笠……

——它是神秘的毒蛊、赶尸、傩舞、傩戏……

——它是诱人的腊肉、米酒、三下锅……

——它是苗寨,它是苗家女孩子美丽的衣裙和首饰,它是茅古斯舞,它是人们竹管咂的美酒,它是幸福的妹子的哭嫁……

1

-凤凰,我来了-

高铁每小时三百多公里的速度,都无法将湘西的记忆从我脑海里抹去,甚至现在的清晨醒来,微闭眼帘的我都要猜想,我这是在边城的客栈,还是凤凰的江边?

1

到达凤凰古城

感受夜色

到达凤凰,已经是夜间,晚饭都没吃,就抓紧时间、背上摄影器材走近了江边。

江是沱江,城是凤凰,两两相依。

沱江,在这夜晚浓稠的风里,和着丽江小倩式样的鼓声与电子音乐,依着城墙缓缓流淌,独有的水汽扑面而来。

这凤凰城的夜晚,是一个流光溢彩的繁华世界,颇有六朝金粉的风韵,各地游客沉醉在秦淮河般的温柔乡里。

可我们的重点并不在看那风韵,而是马上支起脚架,选景、构图、测光、对焦……

凤凰的夜景是它最大的特色之一,绝对不容错过。

其实真正收工是在午夜12点之后,游客游兴阑珊纷纷散去,留出一个干净的流水缓缓的河沿,以及两岸尚且没未睡去的吊脚楼、木房子、木窗子,和凤凰既古老又满是现代感的疲惫了一天的烟火气。

相机取景框里,满是泛着莹莹蓝色灯光的桥、黄光勾勒出轮廓的城墙、白色灯带描绘出的挤挤挨挨的小店、酒吧、民宿。

不禁产生了一种不真实感,仿佛,这就是人生的一种3D体验,我是真的站着凤凰,还是在画册里看着凤凰?

顾不得去为大脑里那转瞬而过的念头解释,依然贪婪地搜寻凤凰古城的细节。

人一旦爱上摄影,便会开启“摄影模式”看待生活,你看,即便是午夜,依然有游客在这样一个时辰,三三两两斜倚在水边的栏杆处窃窃私语,或者小心翼翼踩着整齐的石墩过到江的对岸去,所有这些细节都已然进入了相机的存储卡。

累了,我在乌篷船摆渡的渡口坐下来安静地翻看相机里的拍摄效果,是不是望一眼江水,确定地对自己说:凤凰……我来了。

有贩卖美丽河灯的大姐过来兜售,我莞尔,买了一盏带着几朵小荷花的河灯,起身走到江中心的石墩,点燃,红色小蜡烛发出暖融融的光,在暗夜的河面上特别鲜艳快乐,我许了一个愿望,口中念念有词,手一松,小河灯一接触水面,便跟着江水急速往前方飘去,一摇,一摇,直到成为一团小小的亮点……

回到客房关灯睡眠一夜无梦。

2

古城里面转一转

接触它的日常

几个小时后的早晨醒来,我的记忆依然停留在小河灯的飘摇上,我的思想也在飘摇——凤凰,我真的来了?

早晨沱江上的薄雾与淡淡晨光告诉我,我不仅来到了凤凰古城,还已经看到了夜色下的“秦淮河”模样,而现在看的,是褪去妆容后的青涩女孩子。

所有小酒吧都没有开门,它们是夜间活动的。

临江的小街尚鲜有游人,之所以起早出来,是要沐浴凤凰的晨光。

不管是摄影人还是旅行者,一定要感受一个地方的早晨和夜晚,这是它们最本质的时辰,好比了解一个人,不要看某时,而要看他的平常。

很多人诟病凤凰的商业化,其实,你要感悟这里人平常的生活状态。

“我看久了水,对人生对爱憎,仿佛全然与人不同了。对河水夕阳,皆那么爱着。”二哥沈从文在对爱妻“三三”张兆和的书信中写道。

凤凰是沈从文的故乡,这里有他的故居。

如今我们也在这水边行走着,身边挑着新鲜蔬菜担子的当地人匆匆而过,并不瞥游客或者摄影师一眼,这些人对他们来说司空见惯,他们要为生计奔波、劳碌,他们是凤凰人,这便是他们的平常态。

每到一处地方,都期待透过一些细节,猜得到这个地方的前世今生,想看懂这江边石板路上,走过了多少代湘西人,他们如何从远古走来,从蒙昧到现代,从闭塞到开放,从荒蛮到进步,从神秘到现在的……怎么说呢,此行的我其实发自内心想要领略一番湘西的神秘,凤凰是一个开始。

3

此生必去的地方

有了一些思索

尽管从点点滴滴和细节处,发现了一些要找的东西,但我还是对凤凰有一些些失落,我在成行前就想到了这一点,并明白这种失落是怎么回事。

——我想要看原始。

——我想要看质朴。

——我想要看原生态。

……

可我这种要求又有多无礼与苍白。

——你们这些背着相机的游客,号称摄影师的家伙们,凭什么要求当地依然保留原生态,这在历史的长河里,该改变的谁也无法阻止它前进的脚步,现代文明,难免会在一定程度上稀释过去的风俗与文化。

——老房子固然被保护起来了,但村民更愿意居住新房子。

——传统服饰好看,但村民更多穿普通服装。

——你们外地人玩手机,凤凰的当地人也在于这个世界同步。

不错,这就是事实。

凤凰,向来号称“此生必去的地方之一”,你要明白,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所有人的体验,不尽相同。

4

凤凰是很多人的梦

我来过 我梦过

为了缓解内心的纠结,我们从江边略往城南走,在一家叫做“凤凰老店”的饭馆就餐,老板竟然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子,但不要看她年纪轻,非常会做生意,推荐了可口的当地菜,还从冰箱拿出家酿的甜美的米酒,让我们冰冰凉凉地一饮而尽。

我续了杯,这米酒解渴又解乏,度数刚刚好,喝到头稍稍有些晕,脸刚刚要发红,却没有发红。

这清甜的米酒给了我些许安慰,这米酒还是这米酒,这湘西还是湘西,这凤凰,其实也还是那个凤凰。

你想逛商业,来看商业。

你想觅遗迹,去看遗迹。

你要瞻仰故居,就在沈从文的故居徘徊感慨。

你要在凤凰做梦,大可以找任何一间民宿,都会圆了你的梦。

于我自己来说,凤凰是一个梦。

我来了。

我没来。

我以后,可能不再来。

>>>待续<<<

致力于中国茶文化、潮流风尚及相关产品的推广传播事业,让每名女性更加健康、诗意而优雅、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