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略过山西平遥古城的古朴庄严以及厚重的文化底蕴后,曾定义他就是一位粗犷且内涵丰富的北方汉子,那么今天当我站在与平遥古城享有同等美誉的凤凰古城时,我惊诧于她完全是一位温婉内敛且风情万种的江南女子了。

    这座湘西古老的小城被青山环抱,她依山而建,傍水而立,古色古香的吊脚楼错落有致地站在沱江两岸,倾诉着古城的沧桑岁月,斑驳的古桥、溜光的青石板路彰显了她曾经历的风云变幻。

    城因水而灵秀。阳光下,沱江之水碧澈如玉,波光粼粼,缓缓流淌,镜子般映着两岸的楼宇林木,母亲般温柔缱绻,从城中穿行而过,滋润着这里的一草一木,也抚慰着一代又一代古城儿女的心灵。

    水因桥而别具风情。据说沱江上各具特色的桥十三座。在众多的桥中,雪桥最为秀气,横贯沱江南北的主桥身上两端拾级而上几十台阶后耸立着一座双层四角翘起的亭楼,与两岸的特色建筑浑然一体,墨瓦飞檐,红墙黑柱,整个一幅泼墨晕染且纹路清晰的水墨画。累了的游客在亭楼内的石凳上歇脚乘凉、拍照留念,让这特色建筑与自己的倩影叠加为生命中最美的瞬间。

    还有虹桥的壮观,月桥的别致,雾桥的古朴,石桥“跳岩”的危险以及木桥的曲区回环等等,这些美到极致的桥,不知留下多少游客的愉快笑声和匆匆身影,又不知留下多少古城儿女丈量生活的脚印和酿造生活的汗水。

    沿着沱江边青石板路踯躅前行,潮湿的江风滋润着我这张北方女子的脸,似乎也滋润了我这颗被岁月风干的心,让自己整个都妩媚了几分。路的一侧就是清澈的沱江水,双脚随时都可以伸入清凉的沱江水里,真真给人无限惬意舒畅之感。路的另一侧便是一溜无穷尽的商铺或酒吧,什么特色美食,地方特产,苗族、土家族物件等等,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们谈论着、赞叹着、也挑选着各自喜欢的东西。江边更有许多游客穿上苗家服装,银饰哗响,彩裙飘飘,那份美丽怎可形容。

    身处这样的古城,我只是一名过客,却完全被特色包围,竟感觉我已非我。

    如果说白天的古城是一幅美到极致的水墨画,那么晚上的古城却是灯火辉煌、炫彩无比的天上宫阙。

    傍晚时分,沱江两岸的楼群灯火次的绽放,璀璨娇娆,那桥,那吊脚楼再不是静寂的水墨画卷,而成了人潮涌动,歌声飘摇的世界。

    这样的夜晚,我惊诧于在这样的边缘古城竟然有不少非洲鼓店里传出店主那节奏明快,旋律动听的拍鼓声,引得游客驻足聆听欣赏。竟然有那么多各具风情的酒吧内,彩光炫目,歌声流行前卫,唱得游人激情澎湃,神思飞扬,就连酒吧名字都起得那么温婉多情,什么“逃往乌托邦”、“时光不老我们不老”、“邂逅.如果爱”……我更惊诧于在这样的少数民族地区,古朴淳厚的地域文化竟与现代流行思潮能结合得如此完美,这也许是凤凰古城吸引人的原因之一吧!

    偶有小店能看到苗族阿婆,手执彩线和竹刀,正在编织着各种极具民族风的手提包、手链或手帕,还有抡木锤的苗族汉子,把花生、芝麻等几种极有营养的东西用大木锤砸成饼,甜香酥脆。这些纯手工制品不仅让我们的游客喜欢,还惹得金发碧眼的外国游客爱不释手,欣喜购买。阿公阿婆们用双手在讨生活,更是用双手传承着他们的民族文化。

    是的,民族的也是世界的,所有优秀的民族传统都值得世人去赞美、去学习、去传承。

    穿过古城中挂满红灯笼和江南风情的油纸伞的小巷,不知怎的,我渴望遇上戴望舒笔下那个结着愁怨、丁香一样的姑娘,也许她就是沈从文《边城》里的翠翠吧!许多年前看沈从文的《边城》,曾被他笔下描绘的故乡湘西边城美景所陶醉,所向往,曾被书中兄弟二人的手足情深所感动,也曾为单纯善良的翠翠那痴情守望难以释怀,还曾一度认为翠翠等待的就是作者沈从文吧。

    小巷深处便是沈从文故居,初次走近他,看到他的生前照片以及《边城》手稿,即使泛着岁月的印痕,依然能感受到那股温纯清新的文化之风扑面而来。他睿智的眼神,纯朴的心灵以及他温情的描绘不知温暖了多少人的青春岁月,也不知吸引了多少游客来此寻访梦中的那份神秘与美丽。

    今日踏上这方秀美山水,我真的被她的温婉内敛、风情万种所迷恋,以至于流连忘返了。  

    纸短难绘情丝长,仙境引人不思归。再次回眸这座古城,我深知,自己的拙笔难描其秀美与深邃,可我知道,她的万种风情已精彩了我的旅程,她的美丽故事也将丰富、温暖我的余生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