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古城印象

吴和君

沱  江

一场风雨

留天上一道卧虹

横跨过沱江,

古人题字叫虹桥

桥上一串串脚印,会告诉年轮

会告诉山雨满城,谁先来过

夕阳下的沱江

我需要撒一张网

来打捞潾潾波光

打捞这半是瑟瑟,半是鲜红的波光

撑一支长篙,

乌蓬船划开水中的倒影

一层一层荡开来

一条青石小巷,酒香最深处

醉酒汉子鼾声正起

红岩石古城墙瞭望哨口

曾经多少双渴望

与灼红的眼睛

青石码头,清浅流水

我很好奇土家族浣衣女子

头上那顶黑色高帽

和浓郁乡音

手中高舞的衣槌

本是生活

又像极了生活

轻溅的水花,像极了心花怒放

先辈的故事,沿水流而长

青石小巷

随同

被风携起的几片树叶

一起走走停停

进入一条不足三米的小巷

来自远山的青石

不曾抱怨

被踩在脚底

有了岁月的痕迹

有了黑亮的率性脾气

一只木雕小鸟

惊起于

一家裁缝铺子一扇窗扉上

能工巧匠的指尖

布满了鸟鸣

布满了木块沉寂的心跳

它的鸣叫,不同于屋檐上那只

冬日下午的暖阳

还能照进小巷

石阶上坐着

一位土家族老者

手持旱烟杆

正瞇缝着眼

无视着背篓的妇人

从他身旁走过

无视异乡人的出现

和拍摄的一瞬间

让古旧的日子,在吧哒吧哒声里

忽近又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