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印象:遇见凤凰古城

 作  者: 李润生(原创) 

 微信公众号:伤感的风 

 发布日期:  2018-09-10    

    引子: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神秘的湘西古镇,邂逅一个人,艳遇一座城......

      两度去往凤凰古城,当然是因了大作家沈从文小说《边城》的影响,尽管作品中“边城”写的是另外一个湘西古镇——茶峒,但离凤凰并不太远。南昌去往凤凰的交通目前很不方便,坐高铁到达长沙后还得转坐六个多小时的长途汽车方能到达,探访一次古城不易。

                          (沱江两岸秀色)

      地处湘西的凤凰,是与贵州、重庆两省交界的一个山区小县,也是一个典型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凤凰古城据说始建于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距今已有300多年历史,与云南丽江古城、山西平遥古城齐名,享有“北平遥,南凤凰”之誉,新西兰作家路易·艾黎曾称赞其为“中国最美丽的小城”,对其极尽推崇。

                           (静谧凤凰古城)

      凤凰古城古称镇竿,是一个重要的湘西军事重镇,叫现名有多种说法,各方各执一词,我倒更愿意相信其得名与一种叫“凤凰”的神鸟有关。传说古时此地栽有五棵巨大的梧桐树,分别代表东南西北中五向,上有凤凰栖息,故名;又说此地西南方有一山酷似展翅而飞的凤凰,古城因之遂命名“凤凰”。两种说法,都跟“凤凰”这一瑞鸟有关,为古城增添了一些神秘色彩。

                               (瑞鸟“凤凰”)

       凤凰,传说是天方国(古印度)神鸟菲尼克满500岁自焚后复生不死的鸟,雄性称“凤”,雌性称“凰”,合称“凤凰”,号为“百鸟之王”。中国人对它总是寄予了很多美好的寓意和祝愿,“龙凤呈祥”“凤凰涅槃”“凤舞九天”“山窝里飞出金凤凰”......这些好词都是用来赞美凤凰的。西汉司马相如有一首有名的琴曲——《凤求凰》,曲中“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充分表达了他对卓文君的爱恋。凤凰是一种生性高洁的禽类,《庄子》“惠子相梁”篇中说它“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足见其孤傲;梧桐是一种高贵的树种,“百鸟不敢栖,止避凤凰也”,“栽好梧桐树,自有凤凰来”,梧桐树与凤凰鸟两者之间有着神一般惺惺相惜的吸情缘。《诗经●大雅●卷阿》中说:“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与《庄子》中的说法如出一辙。

       凤凰是一个遍洒诗意的地方,小城依山傍水而建,美丽的沱江穿城而过。沱江是小镇的母亲河,江两岸遍布着许多湘西常见的木制吊脚楼,多为3、4层,底层木桩钉入江水中,一栋挨着一栋,沿河纵向伸展分布。天气晴好时,木楼倒映在江面,水光潋滟,波影重重,一幅水墨画自然天成。城内则多是黑瓦青砖的各式旧民居,一色的青石板路迂回延展至小城各个角落。

                         (古城浪漫客栈)

      一天中的早、中、晚不同时段,古城总会带给你不一样的感受:清晨的小城静谧安宁,当地妇人早早地在江边洗衣浣纱,时光仿佛定格在了旧时岁月,“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一派世外桃源景象;白天的小城则行人如织,人头攒动,游人江中泛舟,岸边赏景,颜喜面笑,热闹非凡;而到了晚间的凤凰,则是它一天中最为美丽迷人的时段,沱江两岸流光溢彩,大红灯笼高高悬挂,酒吧咖啡音乐厅粉墨登场,耳边不时飘过一浪高过一浪“卡拉不OK”的歌声。沱江两岸新修的游步道上,尽是熙熙攘攘的游人,商贩游客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浪漫暧昧与市井喧嚣相互交织,不到午夜,小城根本静不下来。

                            (沱江泛舟)

      古城中有一座名叫“虹桥”的风雨廊桥,与浙江南部山区“廊桥之乡”的廊桥造型并无二致,横亘于沱江之上,尽览古城两岸秀色。除此之外,小城沿沱江还修建了四座景观桥,从上河段堤溪到豹子湾及沈从文墓地景点附近,分别命名为“风”“雨”“雪”“雾”四桥,名字取的颇富诗意,是由本地著名画家黄永玉老先生亲自设计并投资修建的,均为风雨廊桥造型,为沱江增添了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

                         (画坛“鬼才”黄永玉)

      凤凰本地名人很多,最具代表性的当属沈从文和黄永玉,一名作家一名画家,一个用笔“写”家乡美景,一个用笔“画”家乡美景,都让古城人引以为豪。凤凰之行,我当然不能不去瞻仰大文豪。沈从文故居就在古城一条叫中营街的小巷深处,站在老先生故居前,我感慨万千,在那栋普通的民居里,一位伟大的作家就这样与一座美丽的小城一辈子联系在了一起,人们在他的作品中到处可见家乡的影子。沈从文是凤凰本地人,名为“从文”,还真就一辈子与文学结下了深厚的情缘,文采斐然,著作等身,写下了《边城》等一系列名作。1987、1988年连续两年,他还曾两度作为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人,文学成就世所公认。老先生与张兆和的爱情故事,也成为文坛佳话。巧合的是,老先生的祖籍地竟在江西高安独城镇,是他的九世祖沈思远任贵州铜仁知县后才从江西瑞州(高安旧称)迁往贵州的,后又辗转迁往湘西凤凰。

                              (作家沈从文)

     谈论沈从文,当然重点要说《边城》,这是他的代表作。小说进述的是一个哀婉而凄美的爱情故事:在湘西风光秀丽、人情质朴的边远小城,生活着靠摆渡为生的祖孙二人。外公年逾七十,为人随和;孙女翠翠十五岁,袅袅婷婷。他们热情助人、纯朴善良。两年前在端午节赛龙舟的盛会上,翠翠邂逅了当地船总的二少爷傩送,从此情窦初开。可傩送的哥哥天保也喜欢可人清纯的翠翠,托人向翠翠的外公求亲。地方上的王团总也看上了傩送,情愿以碾坊作陪嫁把女儿嫁给傩送。傩送不要碾坊,想娶翠翠为妻,宁愿做个摆渡人。于是兄弟俩相约唱歌求婚,让翠翠选择。天保知道翠翠喜欢傩送,为了成全弟弟,外出闯滩,遇意外而死。傩送觉得自己对哥哥的死负有责任,抛下翠翠出走他乡。外公为翠翠的婚事操心担忧,在风雨之夜去世。留下翠翠孤独地守着渡船,痴心地等着傩送归来,“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翠翠心里一直这样默念。 

                 (电影《边城》中“翠翠”和“爷爷”剧照)

      小说以翠翠的爱情悲剧作为线索,淋漓尽致地表现了湘西的风情美和人性美。沈从文以如椽巨笔,为我们绘就了一幅如诗如画、如梦如烟、田园牧歌式的美丽湘西。《边城》是沈从文美丽而带点伤感的恋乡梦,是沈从文理想的世界,诗意的世界。边城的人民,诗意地生活,诗意地栖居。这样的“爷爷”,这样的“翠翠”,这样的“摆渡人”,已“渡”进了每一位读者的心里。

      不可否认,因之沈从文的名气,这些年古城的旅游越来越火,为当地带来了不菲的收入,而小说中真正描写的边城所在地——茶峒的旅游则不温不火。只是,过度的开发和喷涌而入的游人,早已使凤凰这个美丽的古城不堪重负、“魅力”不再。秀丽的沱江水,我上次去看时还是清澈无比,时隔几年,这次去往已是浑浊不堪,整个江面都泛着瘆人的深绿,枯枝水草肆意漂浮,污染的不成样子,让人心痛,比之我家乡鄱阳湖的那一湖诱人清水,差距不是一点点。

                       (凤凰古城风雨“虹桥”)

      名气渐长的凤凰,这些年受到的非议声不少,它成为一个倍受社会关注吐槽的“网红”景区,前几年景区因价格不菲的“绑架式”通票做法炒得沸沸扬扬,后景区迫于民怨无奈取消。这几年,景区内商业化气息过于浓烈,又让社会诟病不已,美丽的湘西“金凤凰”带富了当地经济,却又瑕疵不断,事实确也如此。古城内各式店铺林立,商贩云集,原本就不宽的青石板路两旁被不少流动小贩占道经营,更显狭窄逼仄,拥挤不堪,游客游览的舒适度根本就无从谈起。更让人难过的是,在这么多林林总总的店铺中,竟然难得看见一、二家书店,这让我大失所望,不知从文老先生看了有何感想?即便如此,《边城》描写的湘西古镇诗意美景,每天仍“忽悠”怂恿着成千上万的国内外游客来凤凰观光揽胜,往日静谧的“边城”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说好的“慢”生活被现代的喧嚣嘈杂所湮没,令人扼腕。很不好意思的是,在无数的吐槽者中,我也成了有意无意来凤凰“搅局”的那一个,我不该“打扰”古镇,我有愧于古镇。

                        (流光溢彩的凤凰古城)

      说到凤凰,说到湘西,其实还有一个绕不过的话题:神秘湘西。湘西的“神秘”当然跟三大邪术有关:一为“赶尸”,一为“放蛊”,一为“落洞女”,属当地特有的神秘文化,其中“赶尸”和“蛊术”至今仍没人能说出其真实情况来,异常恐怖神秘。湘西赶尸主要在明代兴起,那时的湘西人因骁勇善战经常被皇帝派去沿海打仗,战死后湘西人讲究“落叶归根、入土为安”,因此赶尸就出现了。至于尸体为什么能够站起来又怎么千里迢迢被赶回交通不便的湘西,人们就不得而知了,且赶尸只在湘西地区独有,别地未曾听说过;“蛊”在湘西地区俗称“草鬼”,相传它只寄附于女子身上,危害他人。所谓的放蛊方式和“蛊”到底是什么样子,除了代代相传的说法,当地人均三缄其口;湘西的“落花洞女”则是传当地一些少数民族部落的未婚女子走路经过某一洞口时,对洞望一眼后回到家即不饮不食,几天后莫名死去,当地人认为她是去和洞神结婚去了,此事很是蹊跷,人们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三大邪术听着就让人汗毛树立,现在,离进凤凰古城不远的国道边,当地政府建了一个占地面积不小的“秘境·巫傩神歌”全景体验馆,每天循环上演着这些当地神秘的巫傩神事及民俗绝技等,前往观看游客不少。

      每一个凤凰花开的时节,最是离别思念的时分。离开古城的那天,我特意起了个大早,沿沱江边逛了一大圈,小城幽静安宁,天空群山倒映水面,雾霭水汽萦绕的江面,似一层薄纱轻裹。这样“呆”“静”的凤凰是我最想看到的样子,我想留住它,我能如愿吗?我默默地问自己。我爱凤凰,我念古城,可是我知道,几个小时后的小城,又将被热闹席卷,旧日的静谧古城再难挽留,我不禁怅然若失……  

                           (2018年09月10日)

 (本文欢迎转载关注,图片部分来自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并致以深深谢意)

【作者简介】李润生,笔名“浪涛”,网名“伤感的风”,微信公众号“伤感的风”,江西省鄱阳湖文学创作研究会副会长,江西省公共管理学会副秘书长,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曾在省级宣传思想文化主管部门和县级基层人民政府挂职。自我评价:文字码匠,远足达人。爱旅游,喜阅读,尤好览人文历史、哲理思辩之文。人生信条:真诚做人,率性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