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说法是中国四大古城:徽州古城、阆中古城、平遥古城、丽江古城。

徽州古城是我一直想去而没去上的地方,平遥我是去过的,阆中和丽江对我的吸引力一般,没去过倒是也不足为奇。

四大古城里没说有凤凰古城,但是有一个“北平遥,南凤凰”的说法。而且,在沈从文先生的文学作品影响下,凤凰古城的影响力绝对不亚于四大古城,而且凤凰古城内有种徽州风格,城也不大。

所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我来到了凤凰古城。

到凤凰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不过这样也好,我还没怎么见过景区的夜,尤其是古城的夜。

沱江水在灯光的映衬下闪烁着七彩的光,夜色下的凤凰有一种别样的妖媚。

江岸是一排酒吧,我是不饮酒的,我喜欢扬州挹江门小巷里那种美的不可方物的安详静谧,不喜欢这种嘈杂的环境。故而匆匆的就走开了。

很多店铺酒吧都没有开门,他们说现在是淡季,真不能想旺季这里是什么样,一种什么样的嘈杂拥挤,摩肩擦踵,真真的失去了旅行的趣味和意义。

旅行不只是脚在走路,更是心在感受。

河岸有一座塔,虽是新塔,可是安排得很好,很应景,塔外观也很漂亮。

这里游人没有那么密集,但是也没有那么静谧,桥两端各有一卖艺者,管弦之声,打破了这夜的宁静。

灯光把建筑的影子倒映在沱江里,完完整整。

幸而鱼是健忘者,否则这夜夜笙歌,灯火璀璨照的鱼失眠,还不是要气死?

这张应该放在最前面的,却成了黑夜和白天的分界线。

对于那些来饮酒作乐的人来讲,黑夜和白天是没什么区别的,白天可以把窗帘拉的死死的,黑夜可以灯火通明。

对于我来说,晚上来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好好休息一夜之后第二天全身心投入旅行。

有些阴天,有些阴冷。

由西门而入。凤凰古城内还有些现代建筑,或者说,老建筑和新工地共同生存在凤凰城内。

压抑的天井,透着一丝光。

想着百年前也会有孩子在同样的角度看房檐上的落雨吧。

走廊尽头,很像是马塞尔杜尚的那幅画。

城内的红伞巷

一辆车,应是以前城内某位大人的座驾。

凤凰城的城墙并不是完整的,被人为的切割成了若干条块,我猜想可能是由于靠近沱江一边城墙具备防洪功能,故而最为完整。

是啊,要是那时的人们认为它没有用,也和各地一样,全都被拆了吧。

凤凰城和北方的城池相比,有种小巧玲珑的感觉,城墙走势街巷方位也都比较随意,没有那种威严气势,倒是有几丝亲切随和。

下面这张照片的位置,绝对是全城最美角度,只是手机加阴天,完全不能表现出来。我在这反反复复走了好几遍,太美了。

瓮城本来挺美的,但是正面被一个小房子,貌似是游船的检票口吧,给挡住了,所以呢,即是在沱江的船上也没有一个能把瓮城拍得美美的角度,挑来选去,也就这里还好。

我实在的好运气,我在给瓮城拍照的时候,画面中的挡风景的人们全都闪开了,只有这个衣服颜色和城墙相近的姑娘,反倒成了一道风景。

泛舟沱江,两岸人物逐渐后移,不过小船上坐着那么多人,着实心里挺怕的,想着拍拍照片,手一动,船就跟着晃动起来,于是便不敢动,只能静静看着。

江岸还有最原始的方式洗衣服,洗床单,所以说,在城里住店要注意了,可能你所用的床单被套都是河里洗出来的哦,哈哈。

沱江两岸基本都是干栏式吊脚楼木结构建筑,但是光顾看了,等我想起来拍的时候,哎,都过去了,凑个数吧。

颜色把结构描绘的特别艳丽,我也不知道这小小的小木结构能叫做斗拱否?

那些江呀,河呀,石头啊,树啊,这些静静的东西才是最长久的,他们看着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喜怒哀乐生老病死。

青石板的老街上,

卖着凤凰大香肠。

糯米年糕臭豆腐,

邀请你来尝一尝。

这张我就是想表现一下满城整整齐齐的马头墙。墙墙之间大同小异,一种徽派风格在西南土地上的传播。

而且,看到塔吊下那片被密目网遮挡住的工地没?

不时映入眼帘的穿斗式建筑显示出的浓重西南风格会提示你,这是在西南,不是江南。

只是城里的建筑街巷还有店铺太挤了,没有足够的距离和空间来将视线放的远一些,所以很多地方很美,眼睛看到了,照片却表达不出来。

想拍,拍不到,拍了,拍不好。便是遗憾。

我是在淡季来的,相对还算安静,总的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之前我说过,去一个地方一定要有个充分的准备,哪怕是有点准备,像我这种临时起意出发的,既没有看攻略,也没有看介绍,凭着自己的一时兴起,穿着不当季节的破衣服,没拿身份证就出来了,也没提前订住处……

真真的是满脸大写的尴尬。

不过至少来说,和旅顺望台炮台那次相比,没有孤单一人遇袭无援的危险。

离开的路上,隐隐约约看到了山上的南方长城,山顶的烽火台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