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回老家,有很多年假期都没有远游了。

这次出门也是作了很久的思想斗争,卷毛已经上大班,要请长假也是有些困难。一向与我们同行的雨姑娘也开始坐班,没有从前那般自由。所以,几下考量之后,就决定做一次尝试。

卷毛和她的小黄鸡

这次自驾要去的地方是湖南的凤凰古城和张家界,全程约一千八百公里。我们十月三十日晚上十一点半出发,约25个小时后进入湖南境内,一路的艰辛难熬,就不多赘述了,我们在湖南境内休息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醒来,服务区随便吃了顿早饭,继续出发。此时,萎靡的身心终于有了一点振奋,这场千里的跋涉总算看到了尽头,而不再遥遥无期。

一路驱车到沅江边时,离凤凰古城已经不远,我们在一个观景处停车休整。那里就像一个小市场,卖各种水果干货,也卖烤鱼和烤糍粑,烟雾缭绕的。与它背靠的风景而言,有些破坏生态,但于卷毛和雨姑娘而言,香喷喷的烤鱼胜过一切。

沅江边的烤翘嘴鱼

我们买了点青桔子和野生猕猴桃,猕猴桃很小,约有鸽子蛋那么大,却很甜,青桔子也甜。雨姑娘和卷毛坐在沅江边上,安逸地一人吃了一条烤鱼,并两个烤糍粑。

沅江边眺望的卷毛

野生猕猴桃

沅江

差不多中午的时候,我们到达凤凰古城附近的一个停车场外,车子被堵死,进退两难。一条街道被乌压压的人和车簇拥得满满当当的,尽管有心理准备,看着依然令人心惊。好在,几番周折后,终于有车位空出来,我们停了进去,然后就是拖着行李箱并大包小包的穿棱在密集的人潮中,去往预定的客栈。

几个人累到变形,一路沉默,除了周 遭的鼎沸人声,就是行李箱在石板路上轰轰隆隆的滚动的声,像极了我们内心巨大的焦躁。卷毛不时的会喊饿,喊着要吃臭豆腐、要买这买那,都被我无情的拖走,只想赶快到客栈,甩掉行李,倒在床上装死。

在客栈附近绕了一会儿,实在找不到,就给老板娘打电话,她很快出来接。客栈在一条巷子,临着沱江,环境和卫生都挺好。卷毛和她爹一进来就跑阳台的吊椅上坐着去了,我跟小雨一头扎在床上,瘫了许久,才爬起来,到阳台上看了会江景,慢吞吞地洗头换衣服,准备出去觅食。

对,只是觅食。要逛古城,当然还是要早起,这是我跟雨姑娘的经验。所以,此时此刻,我们就心无旁骛的找吃的就好了,目的明确,目标单纯,挺好。

临江客栈

吊椅里的卷毛

到了湖南,臭豆腐肯定是少不了要吃的,卷毛一份没吃完,就嚷嚷着还要一份,被我好说歹说给劝住了。从臭豆腐开始,各种忘了名字的饼子、糍粑、糕点、丸子、腊肉饭……好吃的难吃的塞了一肚子……

我们俩吃到面目狰狞

小吃与卷毛

武吃臭豆腐

天色渐渐晚了,卷毛要坐船,我们便去买票,泛舟沱江。有了从前一些坐船不好的经验,我从上船开始就一直担心会有二次消费,船夫说话稍微热情一点,我都全身戒备,后来才发现是我小人之心了……

江景

吊脚楼

天色渐晚时的江景

万名塔

转悠到晚上七八点,人越来越多,实在嘈杂,我们就回客栈了。卷毛又累又困,我赶紧给她洗洗安置她睡了,卷毛爹这两天一直在开车,也就陪卷毛在客栈睡了。

我跟雨姑娘,有些意犹未尽,就又溜出去,吃了酸辣粉和臭豆腐,酸辣粉的粉不大筋道,但,骨头汤却十分鲜美,我们俩喝得一口不剩。

夜街

大骨汤

酸辣粉

臭豆腐

九点多钟,有些街巷人已经少了,我们散漫的穿梭了几条偏僻的巷子。桥底水流静缓,树头桂花浓淡相宜,灯影长街里走过的,都像是有故事的人。

虹桥夜景

我们走到一排红灯笼下,看见街角的商铺门口,老板抡着大锤在打木锤酥,甜香味沁人心脾。我们被吸引过去,老板娘热情的拿了打好的酥糖给我们尝,我们边吃,边看了会儿老板抡锤子。因为约好第二天要早起,我们买完木锤酥就回客栈睡觉了。

忘了拍抡锤子的照片了

很多人误把沈从文的《边城》当成凤凰古城,实际上并不是。但,边城里所描写的温婉风光,山水小城,正说明了,湘南这一带独特的水乡风貌。

时间再退回去十年八年,凤凰古城应该真的是水墨丹青、雨柔烟暖的一座山城。清澈的沱江绕城而过,一座座吊脚楼古朴别致;虹桥、风桥、雨桥、雪桥,横跨沱江(雨桥已经被冲垮了),各自精美,随便走上哪座桥,都能看到好风景,都是一道好风景。就像那句话说的“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可惜那样的凤凰是再难看到了。如今的古城,白日喧嚣,入夜笙歌,沱江的水也再不是清澈见底,是我们来得太迟了……

所以,想要寻找凤凰旧时的一点风采,只能寄望于早起。在人潮退去时,从朦胧的晨光雾霭里,去看一看江水和桥,看一看吊脚楼,感受一下踩在空巷无人的石板路上的静谧。

也许是我们太想当然了,次日五点起床时,外面虽然漆黑一片,但隐约还是能听到沱江边偶有人声。我跟雨姑娘十分不甘心,连洗漱都是竖着耳朵警惕着——早起看风景的技能被别人掌握了,这还得了?

六点出门时,天依然不亮,气温也有些低,我和雨姑娘裹着外套快速穿过黑幽幽的巷子,相携往沱江边走。我们打算先拍一拍跳岩桥,因为跳岩桥极窄,双向行走的话,一边只能容纳一人通行,一旦天大亮,人不用多起来,只要有那么几个人,这个桥基本拍不出美感了。

但我们 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勤快,有人比我们还勤快,即便江面上漆黑一片,跳岩桥上已经有人架着长枪短炮,把阵地占领了!而此时,天空时不时的还滴两滴小雨,我们的心情更是乌云密布,苦不堪言。

沱江边

东方天际渐渐开始发亮,扛长炮的人终于挪了地方,我跟雨姑娘飞快上桥,迅速拍了几张,已经隐约听见有密集的人声开始往江边汇集了。好像是几分钟之内,天就亮了起来,东方现出粉色的烟霞,远远倒映在沱江上,美得极致。

跳岩桥上

有外国小姐姐来夸我们裙子好看吼吼

烟霞

只是我们还没回过神,已经有旅游团,带着游客来到了江边。大妈大爷,小哥哥哥小姐姐们,上桥的上桥,站江边的站江边,摆出各种造型,开始咔咔拍照,而此时也不过才六点半。我跟雨姑娘只能愤愤着、失望着离开了江边,去古城里面逛了。

背影

凤凰古城之所以连早上都这么多人,有一大部分原因是,进古城不逛“九景”是不收费的,古城里基本都是原住民,他们就在这里生活,外面的人可以随意进来,里面的人可以随意出去,没有任何限制。这也就导致了,不管任何时候,古城里都是人满为患,哪怕我们早起,也不能完全避开人潮。

这是一个阿姨给拍的,果然女人了解女人

这张好像是卷毛拍的

我的卷毛

但综合说来,早起还是要占一些优势,除了沱江边人流量较大,其它地方还算过得去。毕竟是节假日,我们也不能要求太高。这样想了一下,也就释然了,我们俩开始边逛边悠闲的拍照。

其间,我们逮了几个人帮我们拍照,有路过的小哥哥,有大姐姐,还有两三个扛长炮的大叔。谁都觉得扛长炮的人摄影技术一定很好吧!我们也这么以为,直到他们接连把我们拍到怀疑人生之后,我们一边说着谢谢,一边删着照片,一边远离了他们……

雨巷

雨巷

雨巷

七点多的时候,开始下雨,我们俩都没有带伞,就在路边买了两把。那个时间,人也多了起来,一波一波的旅游团,撑开五颜六色的伞。我们站在城墙上往下看,一条湿漉漉的长街,像盛开了各色的花朵,竟也是别样的风景。

城墙上

我和雨姑娘

雨下的时间不长,我们八点多回客栈的时候基本就停了。卷毛已经洗漱好穿戴整齐,我帮她梳好头,我们就去吃早餐,然后,再跟他们父女一起去逛。

卷毛

卷毛虽然偶尔也能欣赏美好的景致,但她最关心的还是吃和玩,以及那些花花绿绿的饰品。她在古城分别买了项链、花环、怀表、背包、还有泡泡水。她一路的画风是,穿戴得花枝招展的,玩着一管子泡泡水。我曾试图说服她拿掉头上的花环,被她严辞拒绝了!

女大不由娘了!

玩泡泡水的卷毛

玩泡泡水

因为下午还要去张家界,临近中午的时候,我们回客栈收拾行李退房,老板娘帮我们把行李送到了停车场。我们在附近找了餐厅吃了顿午饭,结束了凤凰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