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地方,美到极致。即使被人描摹了千万遍,也抵挡不住自己内心对她的向往和憧憬。

比如凤凰,遇见她,是在沈从文的书里,在黄永玉的画里,在宋祖英的歌里,在谭盾的琴里……

这个湘西小城,让无数去过的人都有一种想把她的美记录下来的冲动,也为她写过最美的文字。但这次,我依然想写写自己心中的那个凤凰古城。

明月映沱江

×

烟雨落凤凰

在《边城》中,沈从文将他魂梦牵系的这片故土描绘得如诗如画,荡气回肠,凤凰古城在他笔下始终有一种淡而忧伤的美。

一个美丽的姑娘,两个痴心的小伙,唱着山歌的老船夫,小溪白塔老黄狗……简单的几个画面就勾勒出古城的神韵所在。

虽然实际上的「边城」是附近的茶峒古镇,不是凤凰古城,但这座泛黄古老的小城也终于因为这段传奇站在了世界的喧嚣前头。

绵延的远山,流淌的沱江,星罗棋布的吊脚楼,如水墨丹青,如梦似幻,造出一座烟雨诗画的凤凰古城。

凤凰古城,位于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西南部,因有一山酷似展翅而飞的凤凰而得名。

新西兰作家路易·艾黎称赞其为「中国最美丽的小城」,享有「北平遥,南凤凰」之名。

凤凰非常适合慢行游览,花一天的时间,从北门城楼出发,沿着城墙经过杨家祠堂,来到东门。之后逛一逛东正街和沈从文故居。晚上,回到东门外的虹桥,美丽的凤凰夜景等着你。

古城依山傍水,红色砂岩砌成的城墙伫立在岸边,南华山衬着清朝时期的城楼。

北城门下的河面上,横着一条窄窄的木桥,以石为墩,这里曾是当年出城的唯一通道。

缓缓流淌的沱江是凤凰古城的母亲河,它穿城而过,河水清澈碧绿,两岸是高低错落的吊脚楼,显得悠闲而又美好。

清晨六点,朦胧的雾气弥漫于沱江之上,河边洗衣的妇女咚咚地捶着衣裳,岸上背着竹篓的人缓缓走过。

当一切喧嚣繁华褪去,漫步在静谧的古城,你才能真正体会到古城的质朴和清冷。

在北门码头乘一叶小船,艄公一声吆喝,轻点一竿竹篙,船顺江而下。艄公的号子,苗家阿妹的歌声,和着沱江的水声萦绕在古城的上空。

缓缓流淌的沱江之上有一些古朴的岩墩,当地人挑担、背篓,穿行在这些岩墩之上,当地人把这叫「跳岩」。

跳岩的中段历来是拍摄沱江美景的最佳去景点,在这些岩墩上眺望沱江,你将看到最美、最全的凤凰美景。

沱江南岸是错落有致的吊脚楼,回龙阁吊脚楼群就是其中最具浓郁苗族建筑特色的古建筑群。

凤凰的吊脚楼都是五柱六挂或者五柱八挂的穿斗式木结构建筑,分上下两层,上层较宽大,建筑工艺复杂,做工极为考究。

下层则很不规则,有鲜明的随地而建的特色,由木椽支起来的走廊垂于河道之上,给人一种水上漂的即视感。

江边的吊脚楼显示出古城静谧的古韵,找一个沱江边的旅店,坐在摇椅上晒晒太阳喝喝茶,享受难得悠闲自在的日子。

北岸则几乎全是酒吧,河边会有些年轻人弹着吉他,喝点啤酒,一起哼唱着歌。江风吹过,沉醉于凤凰的烟雨之中,忘却尘世的琐碎与浮华。

到了夜晚,迷离的夜色辉映着沱江边的飞檐翘角泛着古意。不时传来的音乐声,如梦幻般摩沙着古城的夜空。

与迤逦的吊脚楼群遥相呼应的是气势恢宏的风雨楼,风雨楼位于凤凰的城中央。它横卧沱江之上,又称虹桥。

风雨楼造型独特,气势若虹而古朴典雅。桥面正中的木质吊脚楼是凤凰吊脚楼中的极品。

风雨楼分上下两层,一层多是商铺,二层则是民俗文化楼,许多关于风雨楼的书画作品都被收藏其中,本地人常在书画的墨香之中观景品茗。

万名塔前身是清嘉庆年间用于焚烧字纸的字纸炉塔,它屹立于沱江北岸,清澈的江水映出清晰的塔影,真塔和塔影虚实交错。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古老的万民塔上,古城慢慢的苏醒过来,淡淡的薄雾从群山间飘过来,渗透到古城的一砖一瓦中。

沈从文先生的老宅位于古城一条幽深的巷子里,是一座简朴的清朝四合院,在那里似乎可以闻到已经消逝的书香之气。

老街所有小巷都用青石板铺成,纵横交错成古城的血脉,每条小巷的石板都被脚板打磨得油光发亮,看得到小城曾经历的历史沧桑。

凤凰的白天与夜晚,仿佛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古镇,凤凰的夜,是这座小城朦胧的美丽,是不易被察觉的惊喜。

一串各式各样的红灯笼,倒映在沱江清澈的波光里,那淡雅的意境,只有从唐诗宋词和水墨山水画中才寻得见。

凤凰古城是沈从文心里最温柔的一隅,也是让人沉到了心底深处的地方。

在时光的隧道里,凤凰古城仿若只是静止在那里,定格了百年,等待着人们去追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