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 程

8月12日我们到达凤凰古城的时候,已是傍晚。住在了距离云桥100米左右斜上坡处的一家民宿里。是当地居民的自建房,180元/晚。有个干净平整的小院,可停七八辆车(如住在凤凰城里或江景房,需要把车停在指定的停车场,每晚60元的停车费)。步行去江边不足5分钟。

   安顿下来已是晚上八点多了,去附近街道的饭馆,每人吃了一碗牛肉粉。除了有点咸,味道挺不错。然后,沿江边走走看看。

    古城像一条安静的美人鱼,半躺在我们眼前,背后是连绵的山脉,身前是明镜般的沱江。风有点大,吹到脸上身上清凉而干爽,此刻是舒服和享受的。

 岸边有游客走动,时不时能遇到江边的垂钓者和打着手电筒抓螃蟹的人。

 那一处最亮的灯光下,是沿江吃烧烤和宵夜的店铺。虽然已近10点,依然热闹非凡。

桔黄色的灯光打在凉亭与水车上,生出几分柔美。

客栈的夜晚安静而凉爽,无需开空调。早上,清新的空气和着凉凉的山风从窗外涌进来,让人神清气爽。洗漱完毕,我们准备逛古城。我们所住的云桥一带是新开发的区域,去古城的中心沿着江岸往上走,至少有三公里。家里四位老人去年上半年的时候已来过古城一趟了,这一次他们则是陪同我们三口故地重游。他们一边走,一边回忆上次看到的情景,两厢对照,感慨古城开发进度之快。与一年前对比,变化还是很大的。

早上的沱江,是安静的。

江边护栏上,附近住户晾晒的红辣椒。看起来很开胃。

有人挑来新鲜疏菜,沿江叫卖。

江上有好几座不同风格的桥,供游客往返两岸方便,亦自成风景。

可租船游江,往返游程不足300百米,40元/人。不论性价比,游的只是一种感觉。

两岸处处是商铺和客栈。看不见的后面坡上还有很多排。

这一处在万寿宫前。

江水看似丰沛,却不再清澈。

有木头支撑的吊脚楼,仅这一小段有。颇有些历史,已属稀有之物。

关于凤凰古城的介绍。

这里的江水更混浊,很多水草浮在表面。

这一段的水流得急,算最干净了。

路边的店铺很有情调,引来游客留影。

现场制作木锤酥的店铺经常能看到。这是虹桥下面的一家。牛牛站在旁边观看了很久。在新熬好的糖稀里加上炒熟的瓜子仁、花生仁、核桃仁和蜂蜜等配料,两个人用大木锤轮番夯击。坚果被砸碎,混在热乎乎的糖稀里,越锤越香。那暖暖的,又香又甜的味道散发开来,钻进鼻腔,刺激着人的味觉神经,勾出许多口水虫来。做好后趁还热着软软的,先划成条,再切成段,装在纸袋里。10元买了一袋新鲜出炉的,味道新鲜浓郁,而且还烫着手。吃着吃着就会变凉,越来越硬,越来越酥脆了。不过,我更喜欢趁热吃时的那种味道。

说到美食,索性多说几句。这是街边随处有售的一种奇特水果(后来查资料得知学名火参果,外来物种。皮黄,与火龙果相像,味道完全不同)。因为好奇,在路边买了两个尝尝。卖家说剖开后用吸管搅碎了吸食。青青的味道,汁液滑滑的,一大股老黄瓜的味道。不就是老黄瓜嘛!换了身皮,都不认识你了。只是这味道,实在有点消受不起。两个果分成四半,七个人吃了半天。唉,这真是好奇害死猫啊!

还有虾饼。虾是早上刚捞上来的,在容器里活蹦乱跳着非常新鲜。裹上洒有葱花的面粉和蛋液,放油锅里炸得又香又酥,很是美味。只是细想一下,觉得有点太残忍。还吃过当地的冰凉粉,晶莹剔透似果冻,洒上糖、花生末和豆末,既消暑又美味,令人印象深刻。

来到城区中心,古老的青石地板。很有石城特色。

      这里才算古城的中心吧。附近有沈从文故居、熊希龄故居等景点。

沈从文故居。

天气很热,游客又特别多。走在拥挤的人群里既需要体力,也需要耐心。早上七点半左右出门,晚上六点多返回客栈。来回估计有七八公里的路程,感觉挺累。我们仅是沿着江边走,看看江景,逛逛店铺。至于万寿宫、沈从文故居、熊希龄故居等需要买门票(景区门票148/人,含沈从文故居等九处景点)的景点我都没有去看。牛爷爷和牛爸体力好,顶着烈日去看。我们则在外面歇着或享受美食。

凤凰印象

关于凤凰古城,可能很多人都去过。我们去那天人很多,想找张“清静些”的角度拍照片有困难。另外,也有些担心照片“太美”,误导了各位看官的想象。

相信很多人对湘西的山水都有耳闻。凤凰古城是湘西风光的形象代言者,又是沈从文先生心心念念的故乡。受他《边城》影响,很多人心驰神往。当年,林徽因举家迁往西南联大途经湘西,受先生邀请在沈家大哥家(在沅陵)住了一段时日,曾对湘西风物人情大为赞赏。我在未去前,也已心存向往。

现在的古城不能说不美,所有的街道、流经的沱江、两岸店铺和客栈以及河上的桥梁都经过精心设计和改造,可谓用心良苦。哪怕是在夜晚,炫彩的灯光照亮每个角落,最大限度展现古城之美。只是这人为营造的美景,美得太精心和刻意,反倒缺了些本真天然的气息,减少了人们可以想象的空间。大量游客活动于古城河两岸的客栈和商铺,打破了小城原本的宁静,让整个小城从早到晚沉浸在喧嚣和吵闹当中,也彼此干扰到游玩的兴致和心境。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曾以为这是一种多么浪漫的意境。但在游客如织的景区则不可能体会到的。在这个随时可能要拍照和发圈的时代,我们经常误入别人眼里的风景,亦常苦于自己眼中的风景被误入。

另外,最想说的是沱江之水,景区为了丰富观赏效果,把江水分段修起堤坝,让水位显得更高,水量更充沛,但自此江水也失掉自然流淌时该有的本色。现江水不再清澈,很多地方有水草。水里的淤泥估计很深,因为走到下游的时候,已经能看到干涸的河床,在太阳底下散发着持久的恶臭,让人从旁边经过,忍不住捂鼻快走。

沈从文先生在《边城》里写道:“小溪流下去,绕山阻流,约三里便汇入茶峒的大河。人若过溪越小山走去,则只一里路就到了茶峒城边。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小溪宽约二十丈,河床为大片石头作成。静静的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仿佛一副生动的水墨画铺开在眼前。灵秀的山水,是湘西的灵魂。

做为贯穿古城的这条沱江,她犹如古城的眼睛。本该是一双善睐的明眸,现在却变得浑浊不清,深浅不知,甚至散发异味。尽管江上被精心设计了好几座风格迥异的小桥,想要营造出更多不一样的体验;尽管每天晚上,每所小桥都流光溢彩、灯火辉煌,但这水终归少了一份灵动的气息。

好在这灵气,在沈先生墓地旁边,还保留有几分。

沈从文先生的墓地与故居仅一水之隔,座落在离江岸不远的山坡上,背靠大山。因在四五十米高的山坡上,不常有人走,倒显幽静。在距墓地约50米的地方,有一眼山泉水。水从裂开的石缝里流出,石缝最宽处大概有三四十厘米,在下面形成一眼泉井,当地居民还保留着从井里打水回家饮用的习惯。水井外有铁栏杆围起,防止有人或动物失足落入,旁边有供打水用的水瓢和装瓶时专用的漏斗,打完水放回原处即可。

我们尝过,水清冽而甘甜。于是,把身上所带水杯或瓶装水都倒空装满。这里距离我们住宿的客栈约有200米,带回去烧开泡茶,味道极好。流出泉水的山缝处,不断有冷气涌出,犹如天然的巨型空调一般,距离十几米的地方就能感受到沁人心脾的凉气,让人不敢在正风口处久留。偶尔能遇到当地的居民走到石缝周围乘凉。

这样的天然空调我们从半山腰下来,往客栈回去的路上又看到一处。也有山泉水渗出,石缝要小些,一小股细细的泉水汩汩流淌,下面并无泉井形成。这条缝更细更长,周边也很凉爽。因其所处地势更低更平,有住附近的居民坐在旁边纳凉、聊天。这山泉水是湘西山水本色之一,得天独厚。这点发现和收获,给我们带来意外的惊喜和安慰。

对于古城,很多人都去过,相信每个人的感受定是不同。也许来之前对她带着些向往和期待,因而在看时多了几分苛刻。

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住过一晚就离开,只看到那晚她宁静而安详的美好;如果可以,我宁愿换个游客很少的淡季来,住上几日慢慢体味;如果可以,我还想去附近的茶峒古镇(边城镇)和沅陵去看看......

这趟凤凰之行,我心中是留有几分遗憾的。直到写这篇游记的时候,内心的想法和感情都很复杂,因而写得很缓慢。不过如此写出,已好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