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夜景

    凤凰古城的夜景,准确地说,是从虹桥那三个桥洞拉开序幕的。

  傍晚时分,你站在沙湾万寿宫的大门口,朝古城西面眺望,看见勾鸡坡上挂着半边要落不落的太阳。它的余晖斜斜地穿过虹桥的三个桥洞,端端正正地落在廻龙潭上。廻龙潭像一面镜子,将余晖朝东西折射,虹桥三个桥洞的阴影被一扫而光,万寿宫的青瓦红墙自然被照得“金碧辉煌”了。

  这时,武陵山区河流一种特有的雾霭,像缕缕青烟在廻龙潭上跳跃,正好撞上夕阳的余晖,竟然飞出一道彩虹,这也许就是虹桥名称的来历吧!当然,更是大自然赐予凤凰古城之夜的第一道彩礼。

  入夜,廻龙潭四周的各色灯光,刹那间都亮了起来,月亮光从沙湾背后的青龙山顶,照射到廻龙潭上。电灯光,月亮光交相辉映,原本平静得像一块碧玉的廻龙潭,这时却变成波光粼粼,色彩斑斓,让人仿佛不是在看古城的夜景,而是置身在九寨沟的五彩池边。

  环绕廻龙潭四周的景物,有桥,有塔,有宫殿,有亭台楼榭,有古树,古民居,背景是青龙山和南华山。这里景物密集,设计精巧,结构紧凑,依山傍水,天人合一。在各色灯光的映衬下,这些景物都倒影在廻龙潭里,好像水上一座古城,水下又有一座古城,这样的美景,你不会感觉到这里就是一座活脱脱的苏州园林!

  其实苏州园林是“假山的王国”,而这里却是真山真水啊!这样的人间仙境,你在别处还能看得见吗?

  这处真山真水的美景,也不完全是大自然的造化,而是前人取法自然又超乎自然的艰苦劳动的结晶。数百年前,没有虹桥也没有廻龙潭,现在被廻龙潭隔开的奇峰寺是南华山的山脚,沱江流到现在的虹桥处被挡住,迂回喜鹊坡脚下,环绕奇峰寺流向沙湾。江势蛇行,谓之为沱,凤凰古城的这条河流故名沱江。可以想见,沱江这项截弯取直水利工程实施前,凤凰古城是处在一片水洼之中。截弯取直后排除渍水,创建了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开出了沱江上千亩良田,打造即将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廻龙潭人间仙境,它的历史功绩可以与四川都江堰,广西灵渠齐名。

  非常遗憾的是,这项伟大水利工程的历史功绩,却被湮没在一个神秘的传说之中,连主持实施这项工程的人姓甚名谁都无从知道。传说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听信一个风水先生的谗言:凤凰风水好,会出皇帝与他争天下。于是他在虹桥处朱笔一勾,沱江拉直了,龙脉被斩断了。这个传说是荒诞的,现在到了该恢复本来面目的时候了!

  夜幕下的北门码头,是一处清风吹得游人醉的地方。那宽宽的河面,满满一江的河水;那弯弯曲曲的木板桥,高高低低的跳岩;那一排排依山而建的民居,沿河两岸红红绿绿的万家灯火,美得像一幅画,像一首诗。

  在这里,悲凉与喧嚣交织在一起,典雅与乡趣交织在一起,古朴与璀璨交织在一起。在这里,你会忘掉忧愁,忘掉疲劳,忘掉纠结,得到的是开心,得到的是洒脱,得到的是奔放,得到的是忘我。

  你要想领略凤凰古城夜景的神韵,就得在北门码头坐船,坐那种两头尖尖的“梭子船”。有一首民谣说:“梭子船,两头尖。下得水,上得天。”

  坐在船上,第一个让你感动的自然是沱江的水:它碧蓝碧蓝的,在灯光下看得清河底里的卵石;它清凉清凉的,让人在酷热的夏夜感受到沁人的凉爽;它长年累月川流不息,让人联想到凤凰古城文化的源远流长。九寨沟有句名言:“九寨沟的水是九寨沟跳动的精灵”,那么,沱江的水则是凤凰古城“鲜活的生命”!

  沱江的河床上长满一种叫“兰草”的水草,每一根有两三米长,碧绿的,灯光下看得清它水底里的白根,这是它与流水拼搏的痕迹。它细长的叶匍匐在水面上,随水波飘逸柔曼,用手触摸它,柔柔的,嫩嫩的,滑滑的,令人想起少女头上瀑布般的青丝,莫非是景颇族姑娘在这里举行甩头舞比赛吗?

  坐船夜游沱江,当然要观看沿岸举世闻名的吊脚楼。这里的吊脚楼独特的地方,是它的脚不仅仅吊到半空,而是一直吊到河岸边的硬石上,一般有三四米高,用杉木制成的,油上桐油防腐,可用一、二十年。

  船行至水门口,朝右岸下方望去,那一排排吊脚楼的撑柱,在灯光下变成人的皮肤色,倒影到水里又细又长,像一场名模大赛,见此场景,谁都会产生一种无法描述而又浸透全身的美感。

  沱江沿岸的吊脚楼,一开始是那些住不进城里的“穷人”在城边、在河边用木头搭起的一个茅棚棚,作为他们进城谋生的栖身之所,经过数百年演变,现在竟成为中国建筑史上的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珍品,一切伟大的艺术品都来自草根,来自人民!

  如果你是一位初到凤凰古城的朋友,或许你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凤凰古城“白天很古老,夜晚很现代”。而当你花两三个夜晚,穿行于当地人叫做“正街”、“边街”的那些大街小巷,细细品味古城之夜的百年不变的民风民俗,考察独具特色的古建筑,你就会发觉凤凰古城“白天很古老,夜晚更古老”。

  凤凰古城的东门,又叫“升恒门”,它门楼两层,巍峨高耸,挺拔雄伟,是中国保持最完整的古代城门之一,是供游人参观游览的重要景点。每当夜幕降临,灯光把城门及四周景物照得如同白昼,“月黑风高”的日子已不复存在,但当你穿过城门,看见那斑驳的铁门,表层风蚀仍结实坚硬的城门石,城楼上乌黑的枪眼,张开大口的锈迹斑斑的钢炮,不能不使人想起“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那烽火狼烟的战争场景。

  那一条当地人叫“正街”的古街,一里多长,上空看不见一根电线和电缆。两旁的古民居一色的明“砖”清“瓦”,门框都是用精雕细刻的整块石头制作,屋顶砌有马头墙,屋檐塑了鳌头。当你抬头向古街的尽头望去,那一排排鳌头在灯光的照射下,像一群叫喳喳的喜鹊在向你报喜呢!古街上铺着一万多块青石板红石板,被人的脚步踏得光光的,夜光下返得起光。它像一本本的书,上面记录有沈从文描述过的“下雪天的夜晚踩在石板上叮叮响”的生牛皮钉鞋的印记,记录有胶鞋和解放鞋的印记,记录有现时“耐克”旅游鞋的印记。

  藏在古街深处的四合院,是凤凰古城昔日的缩影,记忆的符号。你伴着灯光,走进一家四合院,你会发现院坝长满蔷薇,木香,腊梅和蓬竹,堂屋里朋友三四坐在矮板凳上喝茶,“摆古”,“扯乱弹”。见生人来了,也叫“和家”,忙倒自家喝的糊米茶。谈到兴趣处,不管他是不是师傅,他都会教你做姜糖,做蜡染,做纸扎。

  那些名人故居一般在“边街”上,在夜深人静之时,你从沈从文故居走过,仿佛隐约看见他奋笔疾书的身影;你从熊希龄故居走过,仿佛听见他忧国忧民的呻吟;你从郑国鸿故居走过,你仿佛听见他英勇杀敌的呐喊……

  晨曦到来之前,你站在笔架山上,会看见南华山和喜鹊坡像两只翅膀,不夜的沱江像身子,青龙山像头,亮着灯光的八角楼像头冠,一只凤凰正在振翅待飞!

  凤凰古城的夜景很美,创造美夜景的人更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