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湘西的凤凰古镇大家都知道,说起秦岭里的凤凰古镇或许知道的人不是很多。

在我们陕西的南部柞水县,也就是秦岭南麓社川河畔也有一个凤凰古镇,它位于社川河、皂河、水滴沟三河出口交汇处“十字水”肥沃的三角洲上。按当地人的说法,背靠大梁山,面向凤凰山,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

是古镇或许就有传说。有传说镇南的山上曾落过一只凤凰,因此得名凤凰山,凤凰镇也就因此得名。在清末明初,这里商埠字号、店铺钱庄遍布满街,有32家大的商号,凤凰古镇也就成为秦岭以南、连接长江水系和黄河水系的重要商贸集镇。在清朝顺治初年,豫、鄂、川商业一时繁荣之极,当时有“小上海”之称。或许这也是国人喜欢把一些近似著名景物的地方冠以小字,如把类似于九寨沟的太白黄柏塬大箭沟称小九寨,类似于华山的太洋公路的一个地方称之为小华山等等。

古镇不大,在一条直街的中间有个分叉,也就形成人字形街道。街道不是很宽,但千年来,以四合院为主的街道虽然窄小,但两面四合院和店铺仍然保存完好。街道不长,那条蜿蜒曲折的主街道也就两公里左右,街道两面均为典型徽派建筑,粉墙青瓦,房屋两旁及屋脊中央都有装饰,这和我们徽派中喜欢莲花、梅花、兽脊龙头差不多,要么中间雕有梅花或者莲花,两边屋脊塑有龙头兽脊,这对于我这个典型的安徽人来说,感到特别的亲切。

我们一踏进街口,就遇到一家安徽餐馆,据说这家店的老宅就是他们祖籍流传下来。我们特意到这家徽派老店,点了既有安徽特色又有陕南特色的菜系,在这里真有种回家的感觉,这家有两个女孩,从长相和说话的声音都似曾相识,我的同行都笑话我,江南老师在这深山里找到老乡了。

从安徽老乡的店里出来,就来到街面,只见临街摆放着很多带有陕南特色的豆腐、腊肉(熏肉)以及各式花布等,还有时新的服装店,再有的就是各色带有老式招牌的酒店、饭店、客栈等,还有一些古老的古董店等。直街拐角处的那条街道上,有一家铁匠铺吸引了不少我们这些来自所谓大城市里人的眼球,炉火通红,铁匠师徒拉着风箱,正在如火如荼的准备需要敲打的锄头。有好多没有见过这种旧式制造的驴友和他们尽情的拍照。

走在旧石板街道上,石板上瘢痕层层,记载着历史的沧桑和痕迹。一面面杏黄旗随风飘摆,一个个古老的四合院,走进去感觉庭院深深,每一家都有历史的印记和自己家的时代味道,虽然随着时光的流逝,当年的小上海繁华已经感受不到。但是,当你走在古镇的土地上,就是走进了古镇历史画廊,就是走进人与自然的和谐环境。当我们身临其境,小桥、流水、人家,一种古朴、幽静、典雅的江南境意在我们眼前展现,可谓一派江南风光。

微风徐徐,阳光明媚,我们徜徉在凤凰古镇的街道上,古老的客栈弥漫着耐人寻味的气息,屋子里柔和的现代音乐与古典音乐从古老的门窗里流泄出来,与古镇上渲染的人流融为一体,古朴中揉入了浪漫,浪漫中增添了更加温馨的情调。我的思绪忽然也被拉的很长很长,仿佛看到那个年代,我的先人以及江南的商人为了生计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留下一座古镇,留下一个传说,留下千年的故事。如果说古朴是一个时代的缩影,那么凤凰古镇古朴中既有一种古朴,但更多的也是一种时尚。

我们来到一个茶馆,要了一壶陕南毛尖,几位摄友毫不客气的说,江南老师,到你家了,这壶茶你请了。我也当仁不让,亲自给大家斟茶倒水,房屋中间有一盆炉火,在火炉的一点一点光亮里,陕南毛尖不绝如缕的袅袅清香飘漫满屋,时光的醇浆让我在茶香缭绕中沉醉,一曲“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把我们拉回现实。我们饮过三五杯的醇美,走过悠悠的古巷,想起一个正当年华的人,当我们在铺满故事的古巷,把流走的岁月捡拾,秦岭山麓的山脊般柔美的凤凰古镇,在我心里已不只是一个古镇。

梦圆,你是我心的港湾,离去,你是我心的故乡。纵然流年似水,而这静谧的时光,静默中已烙进我心里,足够温暖我,让我记忆,让我流连。

或许,我依着你的梦,枕着你的温柔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

来源:写游记的红叶

海工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主营旅游景区、索道、步道、景区道路、景区管线、景区设施、景区林权、景区收费权、旅游酒店、河道治理、水利设施、游乐设施、环境治理、乡村振兴、农业综合体、特色小镇融资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