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泉州陆续迎来一拨很特别的人。他们被称为“当代徐霞客”,徒步、攀登、航行过世界的各个角落,见过世界之巅,也卧在生命的刀尖。

他们每个人,都有浩如烟海的故事。77的刘雨田曾8天7夜在沙漠滴水未进,最后以蚊蝇充饥。他落辫苍发,带着周老顽童的调皮,给大家念他的《假如》诗——假如你是一团火,你就要熊熊燃烧!

他们每个人,在路上沉默几十年,内心都藏着一句这样的“怒吼”。

34年前,管祥麟骑着自行车来到泉州

60岁的管祥麟只身一人,用35年完成56个民族民间艺术的考察,抢救下无数非物质文化遗产。 他说,每次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告诉自己一句话——“当中国人腰包鼓起来的时候,一定会回头”。

行走,到达,探寻。我们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一段或长或短的路程。昨晚这场以“探寻的力量”为主题的“徐霞客对话古城”沙龙,邀请到历届“徐霞客”,就是想让他们聊一聊,探寻的力量来自哪里,又将去往哪里。

管祥麟

管祥麟是2006年第一届当代徐霞客。

1984年,骑着单车的他来到泉州惠安的大岞和小岞。当时,他正在开启“民间艺术环国考察”,用影像、文字、录音、实物搜集等方式,踏遍穷乡僻壤,和民间艺术的生命赛跑。

在惠安待的那半个月,管祥麟发现惠安女服饰上的刺绣不仅漂亮,而且具有很重要的文化意义。“她们的头饰两侧,有一块特别用来遮阳的方巾,上面的刺绣很精美,描绘的是男人们出海归港后庆祝的画面。这其实是海边的女人对男人平安归来的渴望和召唤。可惜后来我又回去,就见不到了。”

管祥麟很欣赏惠安女,认为“她们吃苦耐劳,而且有非常好的审美。中国妇女的所有优良品质,惠安女身上都有。”他当时搜集了数件惠安女的刺绣服饰,有希望未来在他的“民间工艺美术博物馆”重新见到。

刘雨田

管祥麟一个人在路上35年,是一段苦过来的经历。但一想到,许多年以后,当中国人发现自己找不到根时的那种痛苦,他便又认为自己正在做一件意义重大的事,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其实在白发苍苍的刘雨田身上,同样能让人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使命感。他比任何人都更靠近死亡。雪山、冰川、沙漠、无人区、死亡之海……哪里有极限,他就往哪里。不是为了一腔男儿义勇,而是为了向世界证明,极限探险并非只有外国人才可以做,中国人也可以。

“外国人穿着皮鞋喊着要挑战长城时,我感觉那是踏在我母亲的胸膛上,踏在我父亲的脊背上,我受不了。”沙龙当晚,刘雨田重复着这句话。这是他30几岁辞掉公职,被当做“疯子”似的,用两年多徒步万里长城的初衷,也是他开始各种极限探险的开端。

他遗憾自己一路走来,连一本书一件实物都没留下,对不住社会对他的关注。但许多人已被他感动,正如一位参加沙龙的读者所说,什么是文化?走着走着,就是文化了。

宗同昌

徐霞客说“达人之所未达,探人之所未探”。这探的,有时候是天地,有时候是自己,方寸之间,走出去便对了。

刘雨田在70几岁高龄时,已经背不动一个能装下十多天物资的行囊,他就把物资分装两袋,将行程分成若干等分。先背一袋走一段,再回头去背另一个行囊走另一段。相当于一段几百公里的昆仑山,他要来回翻三次。

恰如“第七届当代徐霞客”宗同昌所说,天地之大,万物神秘。走过的地方,隔段时间再走一次,或者换个姿势重走一遍,这个世界总会给你新的东西。他数十次进出西藏阿里,穿越塔克拉玛干最长轴沙漠,就是在和神秘未知做一场又一场的交易。

到达,探寻。你一定不会一无所获。 

冯春

第三届当代徐霞客冯春在沙龙开始前,就和我们分享了一个他们的新战果。在云南红河,一个只有漂流方能到达的地方,发现了最后一个绿孔雀完整栖息地。

我们看到底下这张照片时,所有人都惊呆了。一只正振翅飞翔的翠蓝绿色的孔雀,直立羽冠,像极了传说中涅槃的“凤凰”,高贵而优雅,不沾染一丝尘埃。蜿蜒40多公里的河岸,这样的孔雀有且只有500多只。

当时发现绿孔雀时,一个水电站已在施工。于是,一场拯救绿孔雀还是发展水电站的拉锯持续了三年。最近,这片绿孔雀栖息终于被划入生态保护红线。

云南红河绿孔雀

昨晚,还有两位“当代徐霞客”翟墨和吴涛,原本计划也会出现在沙龙上,由于行程赶不上,他们于昨夜凌晨抵达,并于今日与其他四位“徐霞客”,共同为第三届泉州海丝古城徒步领航,带来探寻的力量。

泉州曾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如今许多历史和过去,依然能在古城里找到。这里的文化遗存,是管祥麟抢救计划里的一个缩影。泉州古城办李伯群主任则将其比喻为刘雨田徒步完成的万里长城:“古城,是一条经,一条脉,走通了之后,就活下来了。”

回到我们开头的那个问题。我们为何要行走,去抵达,然后探寻,是因为我们还有未知,还想去感动,还不能一无所有。

土耳其青年Eko,他的中文名叫白振国

一位被称为现代马可·波罗的土耳其青年Eko,也被邀请到泉州。他用十分流畅的中文告诉我:“喜欢旅行的人,都很热情。因为走得越远,人就会越开放。”

走得越远,人才能越开放。而一个越开放的人或城市,才能拥有更大的未来。

昨晚在各方见证下,还共同发起一份倡议书——“穿越百里,探寻千年”古城徒步系列活动将以海丝起点城市——泉州为发端,计划在三年内在国内外三十个古城落地。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会长郭杰希望有更多平台,比如环保、公益、自然、文化等聚合进来。

届时,古城徒步将不仅仅只有徒步,古城也将迎来更多可能。

“当代徐霞客”领航的第三届泉州海丝古城徒步,你参加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