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红的阳光,飞鸟一般,四散着,栖息于古老的城墙。我乘着小船,心中的快乐,似那金色的江水,悠悠荡荡。

猎猎的风,挟着清甜的水汽,扑面而来。耳畔,是流水的声音,舒缓潺湲,像佛珠流转,婉转动听,颇有细水长流之感。我不由得睁开眼睛,碎金般的阳光,大把大把地泼洒下来;落在我的脸上、身上,整个人,便是金染的了。

我明白,这是到了凤凰古城,一方阳光普照的净土。“山清水秀呦,苗家儿女俱欢顔呦”,循歌声看去,只见一位个高挑、皮肤白皙的船女,挽了发,围着百褶裙,站在阳光里,似一位仙女,使我欢了心。她轻抬藕段似的胳膊,摇橹。碧波一圈一圈,向四围散去。我亦情不自禁地,随着小船悠悠地摇着,仿佛化作一尾鱼,在明朗的时空中,不疾不徐,快乐自在地游弋。

下了船,我们沿着沱江前行,我仿佛来到了沈从文笔下翠翠的世界。“龙船水刚刚涨过,河中水皆泛着豆绿色,天气又那么明朗,鼓声蓬蓬响着”。岸边,苗族妇女们,正在浣衣,而孩子们则在一旁戏耍。顽皮的孩子们,早早脱了鞋,光着脚丫,在水塘里踏水玩耍。他们欢乐地,在水洼里一蹦一蹦,水珠便飞花溅玉般的,散落四处。孩子们个个都很兴奋。不一会儿,又扬着红彤彤的脸蛋,玩起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了。他们眨巴着眼,互相扯着衣襟,你追我赶,笑着闹着,活像一群小太阳,将他们的快乐,阳光一般,洒进我的心。

双腿不自觉地,亦跟了去,在水洼里踩着,清凉的水,柔柔地裹着我的双脚。踩一下,凉意便藤蔓一般,一寸寸地滑过我的皮肤,身心倏地轻盈起来,仿佛漫游于天边的流光溢彩,一步步地,岁月静好。

我们再向前走去,就到了集市。两边是古色古香的铺子,里头的物件玲珑精致。店主安静地坐在铺里,偶尔害羞地,扬起黑红的脸颊,冲人一笑。我揣着一颗快乐的心,蹦跳着走进铺子,拿起一个银饰,轻轻抚过下摆的流苏,在叮当佩响间,我仿佛穿过岁月,和苗家儿女一起,在这片净土上,耕田浣衣,其乐融融。

走进凤凰,一片桃源般的地方。这里没有喧嚣,只有流水的欢歌;这里没有逐利的人们,只有纯朴的苗家儿女;这里没有冰冷的钢筋水泥,只有一方净土,生根在阳光脚下。

踏着湿软的红土,走进阳光普照的凤凰,心中的欢愉、快乐如莲花一般,随着脚下的步伐,一步一步地盛开。